小捨得,第1集:一場家宴上演兩家恩怨

       春末夏初,正值江州市風景宜人,與此同攜還有孩子們純粹乾淨的歌聲,穿越過風帆小學,環繞着寬敞明亮的演出大廳。家長們在觀眾席中舉起手機對準舞台,小女孩夏歡歡奪得這次比賽冠軍,捧起合唱比賽的獎盃,享受着家人們的慶祝。

夏君山和南儷作為家長,首要是跟父母分享這個好消息,連帶發去錄製視頻。南媽趙娜在比賽結束之後,立馬跑去市場買塊三文魚想要犒勞外孫女,怎料南建龍竟打電話要求女兒回去聚餐。

儘管每隔一段時間,南建龍總會要求兩個女兒帶着各自的小家庭,一同前來赴宴,享受天倫之樂。可是每次南儷總會表現出厭煩的情緒,甚至是極為抵觸,或許不為其他原因,完全在於她印象中的家宴失去原有滋味,出現了不該出現的后媽蔡菊英,以及后媽女兒田雨嵐,至於親媽趙娜,恐怕至今還在埋怨着丈夫“出軌”小三。

如今田雨嵐跟以往不同,不僅是春風得意,甚至打扮靚麗,整個人從頭到腳透着驕傲感,恨不得到處炫耀兒子顏子悠測試考取一百滿分。幸好丈夫顏鵬還算冷靜穩重,雖然他和田雨嵐的拼搏觀念不同,但是耐不住對方御夫有術,兩人沒事秀個恩愛,經常撒得顏子悠狂吃狗糧。

小捨得,第1集:一場家宴上演兩家恩怨

 

      臨出門之前,南儷細心拿上獎盃,並給小兒子夏超超帶上老爸買的金手環,別看平常她是生活中的才女,職場上的強人,同事眼裡的人生贏家,可要真落下凡塵總要沾點煙火氣,什麼攀比虛榮都要一套備齊。

南建龍是退休院長,也是盡量一碗水端平的大家長,但他總有犯愁的時候,比如親閨女和繼女之間的矛盾,除了等待時間磨平稜角以外,怕是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平息。蔡菊英與南建龍再婚已有十幾個年頭,若說這些年她對家庭的付出,總歸是功大於過,耐心照顧着丈夫,操持里裡外外,家宴之時還要做上一桌好菜,提前將拖鞋擺好,對小輩們噓寒問暖。然而這一切在田雨嵐看來,完全是熱臉貼着冷屁股,根本沒有必要對南儷獻殷勤。

兩家人陸續抵達老宅,南建國喜不勝收,光顧着招呼着小外孫和孫女,人人都說隔輩親,當真是半點不假。田雨嵐看到親媽在廚房忙成個陀螺,再看南儷光坐着不幫忙,心裏很是鬱悶,恰巧南儷也都沒有給過好臉色,各種表現透露着疏離,倒讓兩個女婿司空見慣,還有些無奈。

小捨得,第1集:一場家宴上演兩家恩怨

簡單的禮貌回應,尷尬對聊之後,很快便是家長們的主場,田雨嵐故意在眾人面前誇讚兒子多麼優秀,學習如何上進。反觀南儷的女兒,除了課餘愛好以外,基本的課題考試結果都是未知。

近來因為南儷工作變動的原因,她和田雨嵐成為甲、乙雙方關係,再加上兩家所在小區歸屬統一學區區域,夏歡歡和顏子悠在風帆小學里是同班同學。孩子們即將進入小升初,此番聚會難免都在憋着勁地走火。

南建國想化解這場硝煙,趕忙拿出事前準備好的禮物挨個分發,沒想到顏子悠收到的禮物跟上次相同,再加上南建國主要是為慶祝夏歡歡贏得比賽,着實讓田雨嵐心情不爽,覺得這位繼父偏心到家。

夏君山不想讓攀比話題破壞興緻,表示沒必要提及學習成績,南建國趁機讓夏歡歡表演那首比賽曲目助興。結果歌剛唱完,田雨嵐竟讓顏子悠給南建國背圓周率,再次讓飯桌氣氛陷入沉悶。

好不容易結束完這場極不愉快的宴席,蔡菊英把田雨嵐叫到廚房幫忙,南建國則帶南儷進了書房。書房內的父女倆在為今晚家宴進行討論,南儷聽不得老父親勸告,忍不住埋怨田雨嵐故意鬧幺蛾子。

廚房裡,田雨嵐替老媽抱打不平,覺得她就算是面面俱到,依然不會讓南儷領情。但是蔡菊英心地善良,不願與人交惡,但凡可以盡善盡美,甘願自己吞下酸苦成全大家的幸福。吃過飯後甜點,該是陸續告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