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喬家的兒女,大結局:喬七七給喬一成捐腎

喬家的兒女,大結局:喬七七給喬一成捐腎

眼見喬祖望不太好了,美勤想給喬四美他們打電話,曲阿英卻叫她不要自作主張壞了她的事。曲阿英和文斌想着房子,已經問好了結婚手續的事情,當天就問起喬祖望要個名分。喬祖望已經瀕臨垂危,直接同意了,興緻來了還喝起了酒。喬祖望迷迷糊糊地喊小英,說她是喬家的功臣,第一個孩子就是男孩子,就叫他一成。喬祖望喃喃自語,不斷重複念着喬一成、喬二強、喬三麗、喬四美、喬七七的名字。

這天夜裡,曲阿英聽到外面有聲動靜,也沒理會安靜睡下了,第二天一早打開房門卻嚇了一跳,喬祖望不知什麼時候倒了地上,已經走了。曲阿英慌慌張張地叫文斌把孩子們叫回來,這才哭了起來。看着喬祖望年輕時的照片,幾人才發現原來長得最像他的是喬一成。喬三麗只是在想,喬祖望不小心,從床上摔下來倒像是一心求死想要個解脫一樣。

喬家的兒女,大結局:喬七七給喬一成捐腎

喬一成一個人吃着包子,他考上大學那年喬祖望曾說要帶他吃,可惜這麼多年過去也沒吃上。喬祖望還送了喬一成一塊手錶,他一直沒有說,其實他很喜歡。悲傷過後,喬一成去解決曲阿英一家,他拿出了一筆錢算是感謝曲阿英照顧喬祖望,喬四美也要搬回來住了。曲阿英已經一副主人的樣子,口口聲聲說這房子有她一部分賴着不肯走。喬一成心平氣和地拿出了房產證,他們兄弟幾個決定放棄繼承權,要把這房子給喬四美和戚巧巧。曲阿英不肯答應,稱他們是事實婚姻,更是對喬祖望給的錢矢口否認。喬一成拿出一張單子念給曲阿英聽,這是喬祖望生前塞給喬七七的,裏面記着給曲阿英的每一筆錢,前前後后加起來有五萬塊錢。曲阿英氣急敗壞,喬一成表示她如果賴着不走,政府和公安局會依法解決這件事。這裏很快就要拆了,到時候他們是會被趕走的,拆遷款和新房子一份都到不了曲阿英他們手裡。文斌見狀,氣急敗壞要打喬一成,被美勤給攔了下來。

喬家的兒女,大結局:喬七七給喬一成捐腎

喬一成還沒走出喬家老宅,就暈倒了。喬一成再次醒來已經是醫院,喬三麗哭得傷心,宋清遠匆忙將項南方接了回來。齊唯民罵喬一成糊塗,自以為是,病成這幅樣子都要自己扛,自卑又自負,話里卻滿是擔心。曲阿英一家自知再也圖不上房子,打算搬走了,曲阿英一輩子都想在城裡生活,又不死心地去找保姆的工作。喬四美送了美勤一些衣服,囑咐她回去好好過日子,又囑咐文斌好好對他們母子倆。

喬一成病情發展的太快,醫生說唯一辦法就是換腎,齊唯民急忙把大家叫來醫院,打算一起去做配型,喬七七也來了。項南方輕輕安慰着病痛難忍的喬一成,說等他好了要去旅行。喬一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人總有這麼一天,他說自己能夠遇見項南方已經很知足了。配型結果出來了,只有喬七七的匹配,喬一成卻不肯答應,其他幾個弟弟妹妹誰給他腎他都能受着,唯獨喬七七他只有四個字,不予,不取。喬七七扶着魏淑芳來了,她已經頭髮花白,苦口婆心地勸喬一成不能輕易放棄。齊唯民帶魏淑芳去散步,留喬七七和喬一成說話。喬七七不明白那四個字是什麼意思,喬一成是他兄弟,他當然不想讓他死。就像喬七七說的,齊唯民聰明,沒有喬一成心裏面那麼多彎彎繞繞,所以也活得輕鬆,聞言,喬一成倔強轉過去的臉上已經兩行熱淚。

喬家的兒女,大結局:喬七七給喬一成捐腎

喬七七決定換腎給喬一成,齊唯民並沒有阻攔。齊唯民從小抱着他長大,喬七七很是感激,他說這輩子要好好修行,下輩子和他做親兄弟。手術室外,喬家一大家子等得着急。手術室內的喬一成閉上眼睛,回到了小時候的記憶,他們兄弟姐妹圍在老樹下洗衣服,幻想着長大之後的日子。

2005年,時代高速發展,老屋要拆遷了。喬二強、喬三麗、喬四美、喬七七四家聚在老屋,說起喬一成,又想起小時候的事情。感傷過後,喬一成和項南方也回來了。這裏好像要建購物中心,自小在這裏長大的兄弟姐妹也很難過,感覺老屋拆了就沒有聚的地方了。但兄弟姐妹的感情是拆不開的,以後依然是要經常聚的,家人在哪裡,哪裡就是家。

喬家的兒女,大結局:喬七七給喬一成捐腎

前段時間從新疆回來后喬四美迷上了攝影,她拿出攝像機拍下了喬家最後一次在老屋團聚的一幕,一聲一聲的茄子,溫馨而動聽,每個人都經歷風雨,再回首,喬家的孩子們已經長大,未來的日子依然互相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