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25集:喬一成項南方相遇

王一丁出院了,一家人都來醫院接他回家。出院后的王一丁心情有些煩悶,覺得喬三麗總愛放大小事,更是對她發脾氣,拍完桌子就回了房間。王一丁天天這麼鬧,王母也煩,叫喬三麗找房子搬出去住。

經過王一丁這件事情,喬四美突然有些感慨,唉聲嘆氣地坐在喬二強旁邊。喬二強完全不理解,該吃吃,該喝喝的。喬四美苦口婆心的說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他應該把握機會,喜歡誰就去告訴她,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攔也攔不住的。喬四美剛說完這話屋外就下起了大雨,喬二強擔心馬素芹,也擔心喬四美一個人在家裡。這時喬祖望和戚成鋼淋着雨回來了,喬四美把衣服遞給喬二強,擔心就去看看吧。

喬二強立刻披上雨衣趕去了馬素芹的豆腐鋪子,因為大雨鋪子里積水不少,喬二強的到來幫了馬素芹母子不少忙。智勇先睡了,喬二強遞了一杯熱水給馬素芹,坐在她身邊支支吾吾地開口了:我稀罕你,我想和你結婚。這麼多年了,喬二強不想再騙自己了,馬素芹沉默。喬三麗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燈,王一丁已經冷靜下來,是他不對,不該莫名其妙地發脾氣。王一丁這次受傷,失去的是生育能力,他覺得自己拖累了喬三麗,畢竟她還年輕。但喬三麗不答應,男女之事又不是新婚燕爾,有沒有沒關係的,她有兩個哥哥,才不稀罕王一丁這個哥呢。

喬四美給戚成鋼準備了紅豆薏米水,轉頭感慨愛情的浪漫只要掏心掏肺地愛了都是美好的,就像喬二強一樣。喬四美也開始關心喬三麗,擔心王一丁會有什麼奇怪的脾氣,喬三麗說他們馬上就搬出去了,一切都會好的。喬四美突發奇想說可以讓王一丁自立門戶,現在大環境很適合這麼做。晚上吃飯時,喬祖望因為喬二強和馬素芹的事情又鬧了起來,揚言他們要是敢去領證就上弔。喬二強垂頭喪氣地離開家,去了馬素芹那裡。二人已經決定結婚,還要一起去看房子,智勇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心裏十分地彆扭。馬素芹擔心喬二強將來會後悔,勸着他不領證就這麼過下去。但喬二強倔強地說不,還拿出了結婚戒指,就算所有人都不支持,喬二強也要和她在一起,馬素芹十分感動。

王一丁和喬三麗買下了屬於他們的房子,整天忙着裝修。喬二強也收拾好了行李,要搬到和馬素芹的家裡去。喬祖望又陰陽怪氣地說了幾句,顯然舍不得他那份房租。喬二強拎着大包小包剛走出巷子,見馬素芹領着智勇來接他。喬四美每天晚上都伸長脖子在家等戚成鋼,喬祖望叫她把握好戚成鋼的轉業費,喬四美連忙含糊說戚成鋼給他爸媽了。喬祖望悲悲切切地埋怨了不少,喬四美只好答應漲兩百塊錢生活費,還怕讓喬一成知道了。王一丁和喬三麗一早打算偷偷摸摸離開,結果被王母發現了。喬三麗坦白,他們買了新房子,這段時間在忙裝修,王母那叫一個生氣,鬧着說給別人養了兒子,明擺着想跟着他們過,喬三麗實在聽不下去走了。王一丁追出來勸,但喬三麗並不願意被王母操控着生活。

喬一成和宋清遠採訪完一起離開,項南方和齊唯民是同事,也遇見了常星宇。項南方提出大家一起吃個飯喝喝酒,常星宇和齊唯民約了看電影,剩下三人就準備一起去喝酒。宋清遠本想逃,但是沒成功,只能叫喬一成待會兒抓緊時間補覺。王母裝病,哭着鬧着說老伴兒不在了,王一寧又倒插門,她能指望哪個。王一丁好生勸,不是住在家裡才是一家人,他一定會好好地給她養老送終。喬一成和宋清遠、項南方喝完酒出來,宋清遠在前面撒酒瘋,項南方和喬一成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情,一起捉弄宋清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