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19集:王一丁喬三麗結婚

孫小茉爽約喬二強去見了陳主任,陳主任抱着她說自己心情不好,孫小茉問他有沒有愛過自己,愛她為什麼不娶她,不愛又為什麼非要來招惹。陳主任攔着孫小茉不讓她走,結結實實挨了一耳光。孫小茉吃過飯後再次去了滑冰場,喬二強還在。送她回家后喬二強本來打算離開,孫小茉卻磕磕巴巴地邀請他上去坐坐,孫母今晚不在家。二人單獨吃完了一頓飯,喬二強要離開時,孫小茉卻吻了上去。

喬二強在孫小茉家過了夜,次日一早被喬一成抓到了。喬一成催他們儘快辦婚宴,喬二強表示會儘快,還說要搬到孫小茉家住,這也是孫小茉的意思。喬二強去菜市場買菜了,孫母埋怨他們不該那麼早領證,在她眼裡,喬二強也只有老實這一個優點了。對於陳主任,孫小茉沒名沒分等了那麼久,孫母覺得那次她該把孩子生下來,又怕孫小茉像自己一樣過得不順心。這也是孫小茉最怕的,不想活成她那樣,不想生下沒名分的孩子,也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沒爸。菜市場里,喬二強和馬素芹擦肩而過。

今天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從上海回來,喬三麗拉着喬四美去看電影,想給她和喬一成一些空間,打算儘快回老屋住。。不過在喬四美眼裡,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根本配不上喬一成。沉默的出租車上,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開口,這次她成績挺好的,簽證也很順利。喬一成點了點頭,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接着道了歉,其實她真的好多次都準備告訴喬一成,但就是不巧。喬二強和喬三麗、喬四美搬回了老屋,王一丁和喬三麗不打算辦酒席了,喬三麗的理由是要辦結婚旅行。領完證后,喬三麗送了他一台新的尋呼機,王一丁開心地在草地上打滾。

王母和顏悅色地問了王一丁幾句,然後就開口讓他把那台尋呼機給王一寧用,但這是喬三麗送他的結婚禮物,就算是借用王一丁也要商量一下。王母又不樂意了,摔下筷子就走了,王一丁無奈答應了。喬三麗聽說后十分生氣地要去找王一寧要,她好不容易才送王一丁一個東西。喬三麗是替王一丁委屈,覺得他不像是親生的。被追債后,喬祖望就跑去外地避難,這次聽說喬三麗要結婚立刻灰溜溜地跑回來了。飯店門口,喬三麗和王一丁心事重重地等喬一成。喬三麗好不容易才開口告訴喬一成,喬祖望回來了。喬一成扭頭就要走,喬三麗連忙攔着,今天畢竟是她出嫁的日子,不管喬祖望做過什麼,他畢竟是他們的父親。喬三麗含着淚水,媽媽走得早,要是今天沒一個家長在,她心裏真的很委屈。喬一成還是妥協了,雖然看到喬祖望臉色很僵硬,但也沒有為難。

喬七七上完課跑去和女朋友楊玲子約會,她說爸媽下鄉吃喜酒了,一個人在家很害怕,想讓他去自己家。昏暗的房間里,喬七七和楊玲子一起看錄像,楊玲子突然提出要看點特別的東西。喬一成一早起來沒有看見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只有她留下來的一張紙條。本來遲到了,宋清遠急急忙忙地拉着他去辦公室,說是債主找上門了。其實是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的父母來了,他們只知道喬一成在電視台工作,所以就為兒子的事情找上門來。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弟弟打了人,父母追着喬一成要他給錢私了。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聽說后很生氣,她本來就不想管家裡這些事,還打算向小萌借錢,這樣喬一成的負擔會輕點。喬一成最不喜歡向別人掙錢,可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堅持他也沒辦法。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還百般叮囑喬一成千萬別拿錢給弟弟擦屁股,這次他們一定要把心狠下來。宋清遠也覺得喬一成不該給,他們誰都不欠錢,可在喬一成心裏,誰讓他們是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父母呢。

喬一成把錢給了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父母,還要給他們安排回去的車票,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父母不但不感恩,還下定決心要把這兩個招財樹看住了。喬祖望整天在家裡打麻將抽煙,喬四美被吵得沒辦法,吵了一架就離家出走了。沒趕上公交,喬一成剛走回家裡就見喬四美蹲在門口,現在他們都有自己的小家了,喬四美和喬祖望住那叫一個度日如年。剛打開門就見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蹲在地上,原來是因為父母的事情,他們口口聲聲說身體不舒服要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去看看,可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太了解他們了,他們分明是要賴在南京賴着她。喬一成心軟,不小心說出他剛才去過招待所的事情。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氣得跑回房間哭,他們辛辛苦苦攢的錢扣扣搜搜過日子,憑什麼要給那個不爭氣的弟弟,為了讓他們過好日子,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憑什麼搭上自己的未來啊。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只是想為自己活一次,喬一成耐心安慰着,說想辦法把他們打發走。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對喬四美說話也和顏悅色的。喬四美聽完她家裡的事情突然有些佩服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