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15集:喬四美新疆追愛

喬祖望給家裡添了一部電話,抬着下巴和喬一成炫耀,喬二強和喬三麗也新奇地很。喬三麗給喬四美單位打電話,卻被告知她請假了,而且是婚假。喬一成和喬二強、喬三麗急得團團轉,好不容易聯繫上了喬四美,又收到了一個重磅炸彈。喬四美即將踏上去青藏高原的火車,去和戚成鋼結婚,喬一成來不及阻止她就掛了電話。喬三麗也有些蒙,之前喬四美神神叨叨地說的那些話,誰知道是認真的。喬二強和喬三麗衝進卧室翻箱倒櫃,找到了戚成鋼的地址和電話。喬一成冷靜地可怕,路程太遠根本追不上,只能給上面的電話聯繫。

喬四美到成都后就聯繫了喬一成,她再坐兩三天的長途汽車就進藏了。喬一成卻生着氣,也不願意理會。忙碌中,喬一成收到了老丈人寄來的信,他兒子的房子有了着落,也不再為難他們了。長途汽車在青藏高原中行駛,喬四美終於到了新疆。下車后喬四美就給部隊打了電話,接電話的是指導員,已經事先和喬一成聯繫過了。但喬四美下車的地方離部隊還很遠,天也已經黑了,指導員叫喬四美先找個地方住下來。

喬家兄妹擔心着喬四美,喬一成雖然嘴硬,但心裏的想法是騙不了人的。喬四美此時正和少數民族的同胞們,講述她和戚成鋼的愛情故事。喬一成想着,也許喬四美總要吃一次虧的,但喬二強覺得她很勇敢,做想做的事情,即便頭破血流也很值當。喬四美已經想好了,明天一到部隊就讓領導給他們舉辦一場終身難忘,誰看了誰羡慕的那種婚禮。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喬四美還沒等到令人艷羡的婚禮,就差點凍死在新疆,緊接着就高反了。

喬一成半夜接到了喬四美打來的電話,對面傳來凄凄慘慘的哭聲認錯,她不找對象了,明天一早就買票回家,喬一成頓時就心軟了。然而第二天一起來,喬四美聯繫不上部隊,硬是要走去部隊,招待所的大姐很好心地給她寫了電話,還有幾句簡單的藏語。還沒離開,戚成鋼的戰友就來接她了,喬四美激動地差點又喘不上氣。

指導員命令戰友接上喬四美和一直在出任務的戚成鋼一起回來,所以二人是在半路遇見的,指導員還自己出錢買了特產,讓喬四美帶回去。喬四美開心又甜蜜,戚成鋼的態度反而很無奈。來到部隊,喬四美自來熟地和大家打着招呼,指導員一直在等他們。

戚成鋼囑咐喬四美進去別亂說話,喬四美卻一上來就問指導員什麼時候能和戚成鋼結婚。指導員以為戚成鋼對喬四美做了什麼,才讓她千里迢迢趕來部隊要和他結婚,喬四美連忙護着戚成鋼,這是她一個人的主意,為了愛情,去哪兒她都不覺得遠。指導員給喬四美澆了一盆冷水,這裏又不是民政局領不了結婚證,何況戚成鋼身為軍人,是要遵守晚婚晚育的政策的。喬四美委屈,她忘了還有兩年,戚成鋼在旁邊悶悶地開口,兩年後他也不會和喬四美結婚的!戚成鋼是連里骨幹,明天還要出任務,所以他和喬四美只有半天的見面時間,指導員安排喬四美住在探親宿舍。

喬四美和部隊同志們一起吃了飯,還被當成反面案例好好教育了一番,但是作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來探親的家屬,喬四美屬實是勇氣可嘉,指導員也很感謝她,戚成鋼自始至終都沒有半分開心的樣子,更多的是無措。戚成鋼拿了一床被子來,喬四美直接抱住了他解相思之苦,但在戚成鋼的認識里,他們只是剛剛認識不久,相隔萬里的普通朋友,喬四美這麼做會讓別人誤會。喬四美的愛意卻很熱烈直率,她喜歡戚成鋼,就算是月亮她也會去的。

次日,戚成鋼送喬四美回去,還有一年多,如果他可以提干,喬四美就可以隨時來見他了。喬四美卻心心念念,要在戚成鋼下次回家的時候和他結婚,戚成鋼答應了,還要她以後不要再干這種傻事。喬四美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新疆,還不忘哭上一鼻子。明天恰好過小年,喬四美也該到家了。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一早突然嘔吐起來,她說是慢性胃炎,喬一成也有些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