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63集:溫宗慎詢問馬靜下落 王儇與子澹對質

上陽賦,第63集:溫宗慎詢問馬靜下落 王儇與子澹對質

宋懷恩一開口,王夙也跟着開口附議,眾大臣見狀也紛紛附和,無奈之下,子澹只能妥協,他答應蕭綦的要求,親自祭奠冤死的寧朔將士,與此同時,王儇也在家中的祭堂祭祀陣亡的眾將士。子澹祭拜結束后,又一番慷慨陳詞,安撫了一番眾將士,說罷向蕭綦示意后便離開了。

溫宗慎突然單獨約見王夙,向王夙詢問馬靜的下落,王夙說現在滿朝文武,各地藩王都想知道馬靜的下落,但在朝堂上卻無一人提出此事,因為沒人能猜透子澹的心思,馬靜是子隆欽定的儲君,如果馬靜回來,當今皇帝又如何自處,王夙希望溫宗慎不要再追究,否則朝局又將動蕩,溫宗慎還不死心,希望王夙給自己交個底,告訴自己馬靜現在究竟在哪裡,他保證,自己絕對不會泄露出去,王夙卻說自己沒有問過王儇,他也不知道馬靜在何處,此事太過重大,他怕擔不起,還是做個糊塗人比較好。溫宗慎問完王夙,就將自己和王夙的談話告訴了太后,原來這都是太后授意的,太后聽完溫宗慎的轉述,覺得王夙肯定知道馬靜的下落,畢竟王儇從小到大,是沒有什麼事情能瞞着王夙的,太后又抱怨起當初溫宗慎要立子澹為帝,否則也不是現在這個局面,溫宗慎有些無奈,說自己也是為了大成江山,自己並無私心,太后聽了這話,覺得溫宗慎實在是冷血無情,溫宗慎卻說如果自己冷血無情,就不會常來這永安宮了,太后又問溫宗慎會不會忠於自己,溫宗慎卻沉默了,太后氣極,把溫宗慎趕了出去。

<img src="https://www.52juqingba.com/d/file/2021/02-23/cca69b5147e894a524ce687962c2d57f.jpg class=clear alt=上陽賦第63集劇照/epi_img_div<span class=gray</span<a href=javascript:; class=copyright</a

子澹召見了宋懷恩,蕭綦回京已經一月有餘,他問宋懷恩怎麼沒有去拜會蕭綦,宋懷恩連忙表忠心,說自己忠於大成,忠於子澹,誰與大成作對,就是他的死敵,子澹對宋懷恩的表現十分滿意,並承諾只要宋懷恩忠於自己,大成不會只有蕭綦一個異姓王。

這日王儇和蕭綦帶着小禾和沁之出城郊遊,兩人父母雙亡,蕭綦便讓兩人認了王儇為母親,幾人正其樂融融時,宮裡有人來報,說太后又犯了癔症,鬧着要見王儇,王儇趕緊進宮看望太后,太后嘴裏喊着子隆,王儇安撫了一陣,又問怎麼不請太醫,旁邊的人說永安宮要請太醫的話,必須要皇帝應允,太后聽到皇帝,又胡言亂語說子隆才是皇帝,還口不擇言,讓子隆不要去圍場,那裡設下了陷阱,要嫁禍給蕭綦,王儇又問是誰設的陷阱,太后則說是子澹勾結了賀蘭箴陷害蕭綦,殺了子隆。

王儇有些震驚,她不敢相信太后所說的話,從永安宮出來后便去了式乾殿質問子澹,她騙子澹說,賀蘭箴已經把他們勾結的陰謀告訴了自己,子澹卻十分鎮定,說自己和賀蘭箴素未謀面,王儇回憶起之前一直有人想要害馬靜,而害馬靜的嬤嬤是謝家的老人,她懷疑就是子澹在背後操縱此事,她質問子澹這一切到底是不是他乾的。子澹盯着王儇,說王儇可以認為是他做的,她現在就可以去稟告太后,告訴外面的群臣,告訴蕭綦,楝羽山之變就是他一手策劃的,他就是要置蕭綦於死地,以報奪妻之恨,他變成現在這樣,都是為了王儇,王儇對子澹十分失望,轉頭離開,正好蘇錦兒來了,她看到王儇和子澹在爭吵,王儇走後,蘇錦兒問子澹王儇剛剛說了什麼,子澹卻甩開了蘇錦兒,蘇錦兒卻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王儇出宮后,覺得茲事體大,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而她不知道的是,剛剛太后的癔症是裝的,是太后故意告訴王儇,是子澹策劃了楝羽山之變,引王儇去和子澹對質。王儇回家后,十分糾結,她本該將真相告訴蕭綦,但如果蕭綦知道真相,要找子澹復讎的話,天下必將大亂。

申太醫到錦繡宮給蘇錦兒把了脈,卻覺得蘇錦兒的脈象有些異常,似乎胎兒的月份有些對不上,蘇錦兒進宮才七個月,腹中胎兒卻已經九個月了,申太醫在宮中多年,自然不敢多說,只能把疑問埋藏在心底,可一不小心卻對侍女說漏了嘴,蘇錦兒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許是忽耶奇的。宮中,侍女將蘇錦兒懷孕九個月的事情告訴了青雲道長,青雲道長趕緊回去稟報了王夙和王藺,王藺得知了這個消息,覺得抓住了蘇錦兒的把柄,正好可以利用她,讓她為自己做一件事。

<img src="https://www.52juqingba.com/d/file/2021/02-23/fec8fc0469e9be9107405aaa0e0bd3c0.jpg class=clear alt=上陽賦第63集劇照/epi_img_div<span class=gray</span<a href=javascript:; class=copyright</a

近日各地官員紛紛上書,說蕭綦一路平叛有功,請賜九錫之禮,九錫之禮,這是帝王讓位之徵兆,衛侯不明白蕭綦到底要做什麼,如果蕭綦要謀反,卻在最好的時機不動聲色,可說蕭綦不想謀反,可這九錫之禮又算什麼,溫宗慎覺得蕭綦還對楝羽山之變沒有釋懷。

<上一集(6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