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9集:喬一成入職電視台

喬四美嫌棄小作坊全是老大娘,沒人跟她說話不肯去,還說以後找個厲害的工作嚇死他們。喬一成還是不理喬二強,搬着鋪蓋出去睡了。齊唯民和常星宇考上了同一所大學的研究生。裝訂廠的老大娘七嘴八舌地議論瑣事,喬四美本着丑就是原則的想法插了兩嘴。喬祖望又擺爹架子,一邊罵廠里賣給了外國人,一邊指責孩子們。喬一成已經畢業了,喬祖望聽說他沒去分配的單位剛要急眼,就聽喬一成說他考上了電視台,明天就去報道。喬二強給喬一成交生活費,解釋他和馬素芹真的清清白白沒什麼。喬一成只當母親去世的早,喬二強有些戀母情結。喬二強糾正,他不是戀母情結,他就是很單純地喜歡馬素芹的樣子。

喬祖望顯擺兒子考上了電視台,再次贏得了鄰里的羡慕。喬三麗和王一丁、喬二強給喬一成買了身西裝,作為他考上單位的禮物,喬四美雖然沒錢買禮物,卻是真心恭喜大哥的。1990年,喬一成正式入職成為了一名新聞工作者,開始了為之奮鬥一生的工作。第一天入職的喬一成並不順利,因為超重被趕下了電梯,還踩了一腳的白油漆。不過作為新人中招考分數最高的喬一成被挑中和宋清遠一起出採訪,任務是幫宋清遠守好手裡的機器,並且完成的很出色。宋清遠對喬一成改觀,喬一成無意中幫了一個賣菜的大媽,但他並不知道這個人就是馬素芹。

喬祖望打着研究新事物的名頭,守着電視機非要看新聞。下班回家后的喬一成見喬二強蹲在門口喝酒,又多說了幾句,酒不是什麼好東西,別像喬祖望似的喝酒把腦袋都喝壞了,一輩子沒出息。喬二強抬頭,還是沒告訴他自己丟工作的事情。馬素芹遠遠看見丈夫在找人,連忙帶着孩子躲了起來,隔壁徐姐幫她糊弄走了。麻雀眼說牛野回來了,拉着喬二強一起去他家,還惦記着喬三麗。牛野現在在做生意,喬二強丟了工作,也想跟着一起。

王一丁幫喬家也買了台冰箱,喬一成聽說喬三麗還沒和人家定下來,勸她要是不喜歡要儘早說清楚,及時止損比一直曖昧強。喬三麗急得跺腳,其實她也是願意的,就是心裏有點彆扭。喬祖望吃完飯又去打牌了,說起李叔,喬祖望哼了一聲,他做的壞事太多!喬一成和宋清遠一起出新聞,遇見個女記者一直擋鏡頭,宋清遠差點沒和人家吵起來。結束后喬一成跑回去找話筒套,沒想到是那個女記者撿到的。話筒套上有台標,丟了算重大事故,為了表示感謝,喬一成答應請對方吃飯,二人交換了姓名,她叫做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

吳姨兒子要離婚了,喬四美也在家裡扯閑篇,被喬一成教育了。今天是重陽節,喬一成又擺起了架子,眼下他被停薪留職,就指着這幾個孩子的良心過日子。喬一成翻了翻白眼,要他說個數。喬祖望覺得電視台有錢,張口就管喬一成要一百五。喬一成沒理會,定了幾個人該出的錢就散會了。牛野開了家服裝店,讓麻雀眼一起看店,喬二強負責給店裡送貨。

喬一成說請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吃飯,還把宋清遠也叫來了。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跟他們道了歉,其實上次的話筒套是她故意拿的,因為喬一成和宋清遠說的話讓她覺得自己被輕看了,所以這次請客吃飯。宋清遠一聽不客氣了,噼里啪啦點了一大堆。喬一成想偷偷把賬結了,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小朗發現后急忙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