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8集:喬二強被打住院

喬一成最終還是出錢給家裡買了台電視,一家人圍在新彩電面前。喬三麗今天上夜班,喬一成本來想去接她,沒想到喬三麗說她有人送,是之前的同學叫王一丁。喬一成琢磨了一下,讓喬三麗把王一丁叫來家裡吃飯。家裡從沒請過誰的同學,喬四美一語成讖,就當對象叫來就行了。喬三麗和王一丁提了這件事,王一丁靦腆地答應了。家裡又是雞又是魚準備了不少,喬祖望見狀還以為誰過生日,沒想到喬四美說是喬三麗的男朋友。

王一丁來了喬家又是修屋頂又是修架子,喬祖望和喬一成都很滿意。喬祖望覺得家裡多了個長工,喬一成囑咐喬三麗好好處,但一定要到晚婚的年紀再結婚。喬四美埋怨喬一成偏心,轉頭挑剔起王一丁的長相。王一丁埋頭吃飯,喬祖望羅里吧嗦地問了不少他家裡情況,聽說他還有個弟弟又搖了搖頭。正吃着飯,喬家大門被馬素芹丈夫一腳踢壞,又是摔東西又是掀桌,喬家被砸了個稀巴爛,抬頭看見喬二強拿起酒瓶就砸了個腦袋開花。馬素芹丈夫被公安帶走了,喬一成和王一丁把喬二強送去了醫院。喬祖望指着門罵街,喬三麗和喬四美受了驚嚇還在哭。

喬家的兒女,第8集:喬二強被打住院

圖片版權

王一丁跟着忙活了一晚上,又是陪床又是辦住院手續的。風言風語都說喬二強搞腐化,喬四美不明白他為什麼找個老女人搞腐化,喬三麗叫她別瞎說,喬二強是個老實人。喬祖望見她熬了雞湯罵了幾嘴,拿碗把雞肉全盛走了。齊唯民和魏淑芳來看喬二強,喬四美訴苦似的噼里啪啦把事情全說了,喬一成和喬三麗攔也攔不住。家醜不可外揚,吳姨卻把這事兒告訴了魏淑芳,喬一成反應也有些大。

鄰里街巷風言風語不斷,喬一成板着臉又去了醫院,喬四美偷偷把齊唯民的錢給了喬三麗,這事兒可不敢給喬一成。齊唯民怕兩個女孩子在家害怕,打算送魏淑芳回去就去看看,喬一成又陰陽怪氣起來。堂屋椅子全壞了,王一丁自己做了幾把新的,連飯都沒吃就去醫院給喬一成幫忙了。喬祖望被廠子里停薪留職了,這幾天也不關心喬二強的傷,更不搭理他今天出院,吃完飯就拿着繩子出了門。

喬家的兒女,第8集:喬二強被打住院

圖片版權

喬一成叫王一丁先把東西送回去,他和喬二強還有些事情。喬祖望跑去廠長家裡鬧着要上弔,廠長拿了根更粗的繩子掛在懸樑上要跟着他一起上弔。面對喬一成的逼問,喬二強始終一言不發,只說馬素芹待他好。喬一成嘆了口氣,年輕人一時糊塗他可以理解,勸喬二強把她忘了。喬二強反而堅定了要和馬素芹在一起的想法,喬一成急了,罵馬素芹不是好東西。一向不急眼的喬二強突然急眼,不允許喬一成這麼說馬素芹,他們之間不是亂來,是愛情!

喬祖望拿着繩子回家,見喬三麗和喬四美、王一丁守在門外,說是等大哥二哥。喬一成臭着臉回來了,身後卻沒見喬二強。喬二強回到廠里,大塊頭師傅好心告訴他,也不知道是哪個看見喬二強和馬素芹一起去滑冰,添油加醋地寫了封匿名信寄到了馬素芹丈夫那裡才鬧成了這樣。馬素芹和丈夫提了離婚,結果被打得住院好幾天,最後也跟廠里提了辭職回東北老家了。喬二強丟了工作,喬祖望在家裡耍橫,罵著打翻了喬四美的碗。喬一成忍不住爆發了,喬祖望從小到大沒關心過孩子,喬二強住院沒關心過,喬四美孤身去北京沒擔心過,喬三麗上夜班他更是不在意,喬二強是該打該罵,但喬一成比他這個爹更有資格管他!喬祖望罵罵咧咧回了屋,喬四美這才敢哭。

喬家的兒女,第8集:喬二強被打住院

喬二強跑去魏淑芳家住了,眼下也沒回家,魏淑芳也沒等他,做了一桌子好菜慶祝齊唯民考取南大研究生。喬一成把齊唯民叫出去問喬二強的下落,一副要打人的樣子。齊唯民好心相勸,可喬一成怨喬二強把一家人臉面都丟盡了,甚至出言不遜,把齊唯民氣的夠嗆。喬二強到處找不到馬素芹,最後還是回了家。喬一成給喬四美找了街道裝訂廠的工作,一邊囑咐喬四美一邊罵喬二強陽奉陰違,喬四美一句話,幾個孩子又被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