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7集:喬三麗分配工作

喬一成和喬四美在北京的路上擦肩而過,喬一成急急忙忙去找人撲了個空。喬四美追完星回到家,被喬三麗勒令老老實實等大哥回來。魏淑芳打電話給喬一成,說喬四美已經回來了,叫他也別在北京待着了。家裡不興過生日,喬二強也就不記得今天是他生日了,馬素芹卻一直記得,送了他一個隨身聽做禮物。

喬一成在路邊水果攤買了些水果,去了文居岸家的地址。文居岸態度有些生分,這幾年二人雖然一直記掛着彼此,但卻沒有聯繫。文居岸說約了老師,他幫了自己很多。喬一成有些懂了,急忙說不打擾她了,文居岸突然拉着他的胳膊,約他晚上見一面。

喬二強塞着耳機聽音樂,喬四美嫌棄他唱得難聽,看見她脖子上戴的紗巾喬二強兩眼放光讓她幫忙買一條,急忙解釋是要給廠里的師傅作為感謝。喬四美追問她長什麼樣子,喬二強回答兩個字,像媽。喬三麗上的是紡織學校,這個年紀的女生喜歡聽廣播,可是這天廣播卻壞了。喬三麗自告奮勇地去找了汽修班的王一丁來修理,廣播修好了,王一丁卻不小心把腳給摔傷了。喬三麗覺得很不好意思,推着自行車說要送他回家,二人就這麼認識了。

喬一成從北京回到了南京,一回來就悶頭躺在床上,喬四美自知犯了錯在旁邊低着頭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馬素芹包里多了條嶄新的紗巾,知道是喬二強買的不肯收,喬二強悶頭就跑。喬三麗的自行車被王一丁改裝過了,王一丁說是從學校改裝室拿的,喬三麗頓時急眼了。王一丁木木地解釋,這是他淘來的,不是從學校拿的。喬一成兩個月沒理過喬四美和齊唯民了,一看到費翔就來氣。二人幫喬七七學自行車時偶然遇見了常星宇,喬四美嘴巴甜甜地誇她好看。常星宇很快教會了喬四美學自行車,喬七七就跑去找齊唯民告狀說她不給自己騎車。常星宇瞄見了喬七七的袖口,喬七七說是齊唯民縫的,他還會縫裙子呢。常星宇看向齊唯民的眼神中有些複雜,他可真好。

喬四美一聽到喬一成回來就窩在被子里裝難受,喬一成一眼就知道她是裝的,自顧自去吃飯了。喬四美見苦肉計不行,就跑去粘着喬一成求情。廠里新開了個溜冰場,喬二強覺得好玩,就黏着馬素芹一起去,同事們見了,調侃師徒倆跟小兩口一樣。王一丁的腳好了,但放學后還是會在門口等喬三麗,很有緣分的是,二人分到了同一個廠子。王一丁把喬三麗送回了家才依依不舍地離開,麻雀眼堵在家門口和喬三麗表白,這麼多年他一直都很喜歡喬三麗,表白不成就撲上去抱她,嚇得喬三麗大聲呼救。王一丁折回來打跑了麻雀眼,喬三麗驚嚇之餘還蹲在地上,也不肯讓他靠近。王一丁說他是特地打聽了喬三麗的分配去向想盡辦法和她分到了一起,他想以後也和喬三麗一起下班回家。喬三麗點了點頭,拿起了王一丁留在車座上的糖。

喬祖望難得回家吃了次飯,眼下喬三麗也上班了,喬祖望感慨現在日子越過越好,順便回望了一下當年他一個人拉扯四個孩子的心酸,話里話外卻擠兌喬一成不工作,孩子們全然不放在心上。喬祖望打算給家裡買台彩電,揚言出大頭,剩下的幾個孩子平攤。喬二強和喬三麗說出二百,喬祖望又瞥着喬一成,他知道喬一成去給人家寫稿子,成天惦記着這些錢,喬一成不搭理,喬祖望就追着他罵自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