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6集:喬一成繼續讀研

喬一成和文居岸去了小時候和弟弟妹妹們總去的城牆,文居岸小時候是在鄉下度過的。喬一成的鞋子跑壞了,文居岸就把她的鞋子也脫下來。二人望着夕陽探討文學,文居岸帶着小心思,小心翼翼地把頭靠在喬一成的胳膊上。喬一成還沒想好以後做什麼,聽文居岸說想無拘無束,那他就當一棵樹。少年少女的感情來得平淡卻轟轟烈烈,喬一成和文居岸情不自禁地吻了起來。但文居岸馬上因為文媽媽的工作要離開南京了,她靠在喬一成背上哭得很傷心。

喬二強、喬三麗和喬四美躺在床上討論偶像,喬一成默默擦了把眼淚把鞋子換了下來。喬二強依然很喜歡小動物,偷偷給廠子里的小貓喂吃的,還把頭盔女生澡堂的窗戶糊上了,只是想起馬素芹心裏總是很亂。文居岸母女已經啟程去了北京,文老師來給喬一成送最後的補課酬勞,並給了他文居岸在北京的地址。少年人的感情是最純粹的,文老師鼓勵喬一成可以好好想想未來的去處,也許許多年後回過頭來看,現在的阻礙都算不上什麼。

齊自強在病床上惦記着小雅小義,魏淑芳抱怨他們好像只有齊唯民一個兒子,其他孩子總也沒個面。就在這樣一个中午,齊自強在病床上去世了。聽說這件事,喬祖望自在地哼着小曲兒全然沒個傷心的樣子,喬一成淌着眼淚安慰齊唯民,聽到他的聲音有些憤怒,卻也明白只是徒勞。面對如此境地,齊唯民決定服從分配去雜誌社,喬一成決定先為自己而活,考研究生。喬祖望自然不會同意的,喬一成難得反抗了一回,他讀師範沒花喬祖望的錢,要論自私,喬祖望第一誰敢稱第二?

喬三麗見喬一成在給文居岸寫信,明白他一定是有了喜歡的人,笑嘻嘻地說喬二強最近的狀態和他很像。喬一成倒是不擔心,喬二強要是談戀愛一定會和他說的。喬三麗是不願意談戀愛的,喬一成勸她說好男孩多的是呢。喬四美抓着喬三麗求助,她補考沒及格。可是面對喬一成,喬三麗也不敢撒謊。喬一成噼里啪啦罵了喬三麗一頓,又操碎了心去找校長希望再給她一次補考的機會。

帘子后的馬素芹剛剛洗完澡,喬二強內心躁動趨勢他忍不住上前,風吹開了帘子,馬素芹半露香肩,喬二強嚇了一跳。馬素芹剛要下班,那個不成器的丈夫就跑來找她要錢,甚至抓着她的脖子。廠里人誰也不敢幫忙,只有喬二強什麼也不顧地沖了上去,反被他按在地上打了一頓。馬素芹的丈夫撿起地上的錢,似是後悔哭了幾聲,又抱着她說這次一定掙大錢,讓馬素芹和兒子過上好日子。馬素芹早已麻木,廠里人也都習慣了這一幕。眾人散去后,馬素芹抹了眼淚給喬二強的傷上藥,喬二強反而哭了起來,他覺得馬素芹不該過這樣的日子。面對喬二強的表白,馬素芹甩開了他的手。喬二強落寞離開,馬素芹突然叫住他,說他以後別說傻話,別干傻事,師父還是你師父!

喬一成如願考上了研究生,喬四美也拿到了初中畢業證,跑來魏淑芳剛開張的小賣部和齊唯民報喜。喬一成兌現諾言把她那些小說還給了喬四美,喬四美也學着畫起了眉毛。喬三麗和喬四美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年紀,依然困擾喬一成的是喬四美的問題,她向喬二強和齊唯民借了錢,和朋友跑去北京看費翔演唱會。喬一成發現已經來不及了,齊唯民倒是很放心,說喬四美還和兩個大人一起去的,但是看喬一成這麼生氣,還說給了他喬四美招待所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