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家的兒女,第2集:喬三麗被猥褻

吳姨兒子辦喜事,隔壁熱鬧非凡,香氣四溢,喬二強隔着牆眼巴巴地聞飄過來的香味,忍不住跑去偷吃。吳姨發現后十分嫌棄,鄰居們勸她別和小孩子計較,可他們又不是沒爹,喬祖望又不是不掙錢,有錢也只知道成天喝酒。喬二強、喬三麗、喬四美可憐兮兮地被罵了一頓,吳姨還是心軟給他們拿糖吃,喬一成發現后拉着弟弟妹妹回了家狠狠地罵了一頓。比起弟弟妹妹們,喬一成已經是懂事的年紀,用單薄的身體扛起這個家。可是面對喬三麗發燒需要的葯錢,喬一成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跑去找賭桌上的喬祖望。聽到喬三麗發燒去了衛生所需要錢買葯,喬祖望一心撲在賭桌上,完全不把喬一成的話放在心上。

家裡的菜被偷了,喬一成小小的心再次崩塌,最終跑去公安局舉報喬祖望賭博。四人一貫小心得很,認定是家裡人告發的。面對處罰,喬祖望又搬出他是個殘疾人,哭哭啼啼說家裡孩子多離不了大人。公安沒聽他的借口,要麼交罰款,要麼拘留十五天才能走。臨走前,公安狠狠地看着喬祖望說道,歹竹出好筍。

喬二強以為喬祖望寶貝的紅茶菌是酸梅湯饞了好久忍不住偷吃,結果難喝地一不小心打翻了,四個孩子看着一地狼狽手足無措。喬祖望回家后,被喬一成伺候着洗完澡、吃完飯,又把他關在房間里痛打一頓。喬一成的自尊心使他掙脫跑了出去,喬二強和喬三麗、喬四美就追在他後面。孩子們想不明白,為什麼喬祖望會打喬一成呢?齊自強聽說喬祖望打了喬一成,見他扛着傷一字不發更加心疼。在齊自強的安慰下,喬一成終是放聲大哭起來。在齊自強帶着幾個孩子回家的這個有些陰霾卻又陽光明媚的下午,喬一成遇見了那個一生無法忘懷的女生。

喬祖望在房間喝着酒,喬一成鼓起勇氣提出了那些本不過分卻難以啟齒的要求,要多給他生活費、買新的煙囪管,還要一雙新的白球鞋。在喬一成的照顧下,喬家四個兒女都長大了一些,喬祖望依然是那副只顧玩樂的樣子,說要去澡堂子,不肯去給喬二強開家長會,喬一成就在下課後代他去。然而喬二強的成績不僅差強人意,還被老師反應突然多了身時髦昂貴的衣服,恰巧這個時候班裡同學丟了買資料的錢。

李叔來家時見只有喬三麗和喬四美在,就讓喬四美買豆腐澇回啦請她們吃,喬三麗眨巴着眼睛。喬一成把正在牛野家看電視的喬二強拽回家準備好好說說,沒想到剛回家就聽到了喬三麗的慘叫。房間里欺負喬三麗的李叔被喬一成和喬二強痛打一頓,李叔倉皇而逃,撞翻了剛買回來的豆腐澇。喬一成說親眼見到李叔欺負喬三麗,喬祖望展現出了與平時不符的樣子,提着刀就跑去了李叔家,喬一成眼巴巴地以為喬祖望會給喬三麗討回一個公道。

喬祖望帶着喬三麗出去了,喬一成拉着喬二強在媽媽面前,問他買香港衫的錢究竟是從哪兒來的。喬一成誤會了喬二強,他倔強地不吃飯、不坐車,只是單純的想有一件香港衫而已。喬祖望點了兩籠包子,喬三麗得到允許后才埋頭大吃,還不忘說要給哥哥帶一籠。孩子們擔心喬祖望會把喬三麗送出去,喬一成就在門口等着他們回家,卻見喬祖望帶着喬三麗回家了。孩子們吃着剛買回來的包子,只有喬一成知道這錢是怎麼來的,他罵喬祖望不配做喬三麗的爸爸,不配做他們的父親!

喬一成拿着被吳姨養的鴿子弄髒的被單去隔壁理論,喬三麗就拿石頭砸了鴿子籠。喬一成泄憤似的砸了李叔家的窗戶,最終他還是告了他,李叔因猥褻罪被判入獄三年。喬一成替喬二強解釋說他沒有偷錢,希望老師能夠幫忙在班上解釋一下,可老師似乎並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