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47集:小皇子突然起紅疹 謝宛如布局對蕭綦下手

上陽賦,第47集:小皇子突然起紅疹 謝宛如布局對蕭綦下手

申太醫說自己已經命醫女去熬一些醒酒湯,一會就餵給小皇子喝,如果小皇子喝下醒酒湯就退了紅疹,那就是飲酒了,子隆趕緊問謝宛如有沒有給小皇子飲酒,謝宛如當然不肯承認,還說小皇子喝的都是奶嬤嬤的奶,子隆便懷疑是不是奶嬤嬤偷偷喝了酒,奶嬤嬤十分惶恐,說自己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做這種事情,子隆卻不肯相信。不一會,申太醫給小皇子喝了醒酒湯,小皇子的紅疹便退了,子隆便認定是奶嬤嬤偷喝了酒,命人把奶嬤嬤拖下去杖斃,謝宛如和鄭嬤嬤在一旁膽戰心驚。子隆又問申太醫,小皇子為什麼會日夜啼哭,申太醫說小皇子並無大礙,只是體質有些柔弱,可能是因為先天不足,至於日夜啼哭,可能是受了驚嚇。

小皇子沒事後,申太醫等人便走了,昭陽殿里便只剩謝宛如和子隆兩人,謝宛如一直哭鬧,擾得子隆十分心煩,子隆便說謝宛如再哭下去,他就去別處了,結果謝宛如哭得更加厲害,還問子隆是不是後悔娶了自己,又提起當年子隆對王儇的心思,子隆氣得想走,謝宛如趕緊抱住子隆,子隆還是心軟了,但他覺得謝宛如自從生了孩子就變了性子,變得滿腹牢騷,還愛爭風吃醋,從前的昭陽殿能讓子隆感到家的溫暖,而現在卻只讓自己心煩。謝宛如見子隆心情不爽,趕緊止住了哭聲,換上一副關心子隆的樣子,說自己有些擔心子隆。

風池宮,太後走後,王儇便一人在院子里喝着酒,落寞的她,靠着大樹,對着樹上的蝸牛自言自語起來,她身上的負擔實在太重,實在太累了,徐姑姑見王儇拿着酒壺喝得有些多了,趕緊勸說王儇,讓她不要和太后鬧得太僵,畢竟現在王氏大勢已去,和太后打好關係,對王儇沒有壞處,王儇卻無法忘記太后對王藺,對自己的算計。

子隆召見了太史令盧子云,盧子云說自己觀測天象,算出廉貞星是一大患,盧子云所說的廉貞星的特徵統統指向蕭綦,子隆聽完有些擔心,對蕭綦起了忌憚之心,但子隆不知道的是,盧子云是曾受過謝淵恩惠,這番言論都是謝宛如所授意的。謝宛如讓鄭嬤嬤傳信給賀蘭箴,說時機就快到了,讓賀蘭箴伺機而動,這次一定要除掉蕭綦。子隆心急如焚,去找太后商議此事,太后本就忌憚蕭綦,聽了太史令所說的話,更加想要除掉蕭綦,她提出再過一個月後百官和皇帝都要去獵場圍獵,到時候就做出有刺客刺殺子隆,蕭綦捨身護主的假象,除掉蕭綦。可沒過幾天,蕭綦便找到子隆,並向他請辭,說自己是武將,理應回到邊關鎮守,子隆有些訝異,他沒有答應下來,只說事發突然,自己要考慮幾天。

江南,王夙收到了一封信,信上只寫了一個夙字,王夙連忙問送信的人在哪,下人說那人放下信就走了,王夙讓他下次看到那人就直接抓住,這信上的夙字是王藺的筆跡,王夙開始懷疑王藺是否還活着。

宋懷恩離京后,玉秀髮現自己懷孕了,她一直等到三個月後胎穩后才去了豫章王府走動,王儇有些羡慕,還問玉秀懷孕是什麼感覺。徐姑姑見狀,對玉秀的行為有些不滿,但王儇則沒有放在心上。龐癸一直暗中調查的蕭綦,他一路尾隨,發現蕭綦隻身一人來到一處小院,和不明身份的一家人見面。他調查后發現,這家的婦人姓竇,還帶着兩個孩子,龐癸將自己的調查告訴了徐姑姑,徐姑姑回房后便一直心不在焉的,王儇看了出來,便問徐姑姑到底發生了什麼。徐姑姑便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第二天還帶着王儇去了竇夫人的院子。

王儇去了竇夫人那裡,蕭綦很快就知道了這事,他趕緊趕了過去,但王儇已經得知了真相,原來竇夫人的丈夫是蕭綦的結拜兄弟,竇夫人的丈夫陣亡后,蕭綦便收養了這兩個孩子,王儇看着這兩個孩子,心裏十分羡慕,她回府後就叫來了申太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