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44集:王儇與蕭綦解開誤會 王儇讓王倩遠嫁忽蘭

上陽賦,第44集:王儇與蕭綦解開誤會 王儇讓王倩遠嫁忽蘭

管家連忙問蕭綦發生了什麼,蕭綦說自己中毒了,管家想要去請太醫,但蕭綦卻說不要再把事情弄得滿城風雨了,這邊王儇回去了,王夙也到了豫章王府,王夙問徐姑姑到底發生了什麼,徐姑姑無奈之下,便將蕭綦給王儇喝不能受孕的葯湯的事情說了,王夙怒不可遏,要去找蕭綦算賬。

王儇去到王倩房中詢問情況,王倩早就想好了說辭,不僅告訴了王儇避子湯藥的事情,還倒打一耙栽贓蕭綦,說蕭綦要王倩為他生下一兒半女,再養在王儇的名下,王儇深受打擊,趕緊叫人去找太醫來豫章王府診斷。而王夙去了蕭綦房裡,對蕭綦大打出手,蕭綦中了毒,又失血過多,毫無反抗能力,這邊鬧得雞飛狗跳,徐姑姑趕緊去找王儇,說了王夙和蕭綦打起來的事情,王儇放心不下,趕緊去了書房。趕到書房,王儇看着蕭綦衣衫不整鮮血直流的樣子,又看着王夙憤恨不平對蕭綦動手,王儇心裏十分複雜,她又心疼,又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蕭綦。

徐姑姑冷靜下來后思考了一番,猜到了蕭綦是為了王儇的身體才給王儇服用避子湯,王夙卻說就算事情是這樣,王倩的事情又該如何解釋,徐姑姑覺得蕭綦應該是誤用了催情之物,此事應該另有乾坤,徐姑姑勸王夙,等太醫來了以後,再靜觀其變,王夙只好答應。不一會,申太醫便到了,王夙支走眾人,單獨詢問申太醫關於王儇的身體狀況。

這邊王儇在書房中給蕭綦包紮傷口,並問蕭綦為什麼要給自己下藥,蕭綦見實在瞞不住了,只好把真相告訴了王儇,並說自己一定會尋遍大江南北,為王儇治病,他的子女,一定要是王儇所生,否則他寧願沒有子嗣,王儇感動不已,蕭綦這番話,深深地打動了王儇,他本想再解釋一下今晚的事情,王儇卻沒讓他開口,說自己從今以後,對蕭綦不會再有半分猜忌。申太醫來給蕭綦診治后,稟告王儇,蕭綦中了十分狠辣的催情藥物,如果蕭綦沒有放血排毒,恐怕要受到重創。

得知結果后,王儇便帶着人去了王倩房裡,薛氏見王儇來了,還假惺惺地詢問蕭綦和王夙之間發生了什麼,王儇說自己已經知道了真相,自己來就是要給王倩一個交代的,王倩本還在可憐兮兮地演戲,王儇則問王倩是怎麼進入的書房,王倩說了謊,說自己是從正門和侍衛說找蕭綦,侍衛便讓她進了,王儇早已詢問過侍衛,侍衛說了薛氏摔倒之事,還說並未見過王倩。王儇又說起蕭綦所中的催情藥物綺羅香,王倩身上還殘留着綺羅香的味道,但薛氏還抵死不認,反而說王儇讓人心寒,兩人爭吵時,王夙收到了賀蘭箴傳來的信,賀蘭箴寫下了字據,答應王儇另擇貴女嫁去忽蘭,王夙到了王倩房中,把字據給兩人看了,又怒斥王倩母女,王倩母女毫無廉恥之心,一心只為了不用遠嫁忽蘭而高興,王儇卻收回字據,問王倩認不認錯,王倩為了字據自然認錯,可王儇卻說,既然認錯,就遠嫁忽蘭,說罷便把字據給燒了,和王夙揚長而去。

太后一直關注着豫章王府里的動靜,很快便得知了昨晚的事情,賀蘭箴也收到了王夙的傳話,也派人去查昨晚豫章王府里發生了什麼事情,忽耶奇便打算去找蘇錦兒問一問。忽耶奇和賀蘭箴的馬車走到一半,正好碰上了到江夏王府宣旨冊封王倩的隊伍。冊封使到江夏王府里宣了旨,王倩遠嫁和宋懷恩大婚的日子在同一天,冊封使走後,王倩便尋死覓活哭哭鬧鬧,王夙聽得心煩,吩咐王安,等王倩嫁到忽蘭后,便以王氏家主的名義,要薛氏回到琅琊,永生不得入京。豫章王府里,沒了煩人的王倩母女,王儇和蕭綦享受着清靜的早晨,兩人昨晚約好對彼此不再隱瞞,蕭綦猶豫之下,還是把王藺身死的消息告訴了王儇,王儇不敢相信蕭綦所說的話。

蘇錦兒收到密信,得知子澹回到了京城,她心裏十分高興,子澹又秘密派人找蘇錦兒帶到自己面前,子澹說自己今晚就要回皇陵了,蘇錦兒有些替子澹委屈,子澹卻不在意,他找蘇錦兒來,只是想問問王儇過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