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43集:賀蘭箴要王儇為自己跳舞 王倩勾引不成反污衊蕭綦

上陽賦,第43集:賀蘭箴要王儇為自己跳舞 王倩勾引不成反污衊蕭綦

王儇說自己敬重那時意氣風發的王夙,雖然王夙當時年輕氣盛,卻心懷家國,願意放下錦衣玉食,廢寢忘食地研究治水之策,王儇說自己和長公主一直都很相信王夙,長公主曾經說過,王夙無論做什麼,只要用心,都會成功,王儇讓王夙安心去治水,無論過多久,她都會在京城準備好佳釀,等着王夙得勝歸來。

王儇把和賀蘭箴見面的地點改在王夙的江夏王府,也就是從前的相府,王儇出門后,薛氏便覺得機會來了,趕緊讓王倩做做準備,今日一定要把蕭綦勾到手,否則等宮裡的旨意下來,就沒有機會了。王儇和王夙一起見了賀蘭箴,但賀蘭箴卻得寸進尺,一定要王儇單獨陪自己到花園裡逛逛。賀蘭箴問王儇了不了解蕭綦,知不知道蕭綦的過往,王儇說自己是蕭綦的妻子,自己自然對蕭綦的過往了如指掌,賀蘭箴又問江夏王府是不是王儇從小長大的地方,還叫了王儇的乳名阿嫵,王儇有些生氣,對賀蘭箴十分冷淡,賀蘭箴卻死皮賴臉地說自己只想和王儇做一日無話不談的摯友,就算半日也可以,賀蘭箴甚至提起暉州之事,王儇不知道賀蘭箴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被賀蘭箴刺激得有些惱怒,此時王安來了,說宴席已經備下,請兩人入席,兩人這才回去。

宴席上,王夙向賀蘭箴求情,讓他在京城隨便選一個女子,就當做是王倩帶回忽蘭,王夙甚至已經準備好了人讓賀蘭箴挑,但賀蘭箴卻沒有選,反而讓王儇給自己跳一支舞,王夙大怒,怒斥賀蘭箴無禮,但王儇為了王倩,還是同意了賀蘭箴的要求,在宴席上為賀蘭箴舞了一曲,王儇跳的還是忽蘭的舞,跳着跳着,賀蘭箴走上前去和王儇共舞。王儇問賀蘭箴此次來到底是不是真心的,賀蘭箴則說自己對王儇一直都是真心的。跳完舞,賀蘭箴便走了,他對王儇還是有些心軟,回去路上已經在考慮換一個和親人選的事情了。

這邊王倩母女到了蕭綦處理政事的地方,薛氏上前引開了守衛的士兵,王倩趁機潛入蕭綦房間,將謝宛如給自己的葯下到了蕭綦的茶壺裡。王倩在蕭綦房中等了很久,入夜后,蕭綦才回到府中,一回來便在房中見了申太醫,王倩趕緊躲了起來。蕭綦問申太醫,王儇的葯喝了這麼久,身體有沒有好轉,申太醫有些無奈,說王儇還是落下了病根,同時也感慨蕭綦為王儇做的一切,王倩在一旁聽到了一切,才知道王儇的身體已經不能受孕,蕭綦是為了王儇才給王儇喝不能受孕的湯藥。

申太醫只能安慰說,自己會全力找治療王儇的藥方,說著說著,蕭綦喝了茶壺中的水,藥效發作,蕭綦燥熱難忍,便解開了腰帶,半脫了衣服,王倩見狀便偷偷從角落裡出來,從背後抱住了蕭綦,蕭綦還以為是王儇回來了,但當蕭綦看到王倩的正臉時,還是認出了王倩,蕭綦強忍着難受,讓王倩趕緊離開,他念在王倩是王氏族親,他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王倩苦苦哀求,蕭綦還是不為所動,王倩見狀,便做出一副已經被蕭綦輕薄了的樣子跑出了蕭綦房間,投水自盡了。

這邊王儇剛剛回到府中,府里的人趕緊把王倩救了上來,王儇也聽到動靜趕到湖邊,聽了薛氏的控訴,王儇沒有衝動,只是讓所有人都回去,讓人找來醫師給王倩診治,並派人通報蕭綦,叫蕭綦過來,管家便去書房找蕭綦,卻看到蕭綦劃破了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