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37集:謝宛如故意對王倩示好 徐姑姑試探蕭綦

上陽賦,第37集:謝宛如故意對王倩示好 徐姑姑試探蕭綦

蕭綦告訴王儇,子隆已經選定了一位貴女,王儇有些感慨,說自古以來便是這樣,男人的政局,卻總是要犧牲女人,她就是如此,只不過她還比較幸運,能遇到蕭綦,正說著,徐姑姑給王儇端來了葯,王儇扭着頭不想喝,蕭綦見狀便拿起葯碗,親自要喂她。徐姑姑送完葯,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她精通藥理,早先就聞到葯的味道不對,這下突然想起來什麼,她又不敢自己妄下斷言,便請了京城裡有名的石大夫來替自己看看,石大夫告訴她,王儇的葯里確實有問題,如果長期喝下去,王儇就不可能會有身孕了。

太后不想再和王倩兩人說玉秀的事情,只是讓她們趕緊好好準備宮中夜宴,要王倩在夜宴時拔得頭籌,最好能夠封一個貴妃。太后打發走了王倩兩人,其實太后也不喜歡王倩和王儇嬸嬸,覺得王倩空長了一副酷似王儇的臉,人卻是個蠢貨,要不是王倩還有用,自己早就把她們兩人趕出去了,王倩兩人走後,謝宛如的侍女在路口等候許久,邀請兩人到昭陽殿面見皇后。王倩和謝宛如說了自己的遭遇,謝宛如做出一副心疼王倩的樣子,還替王倩打抱不平,又給了王倩一個新的鐲子,王倩這才高興了幾分。兩人走後,謝宛如才放下面具,她也是沒想到,王倩這麼好糊弄,覺得太后挖空心思從琅琊王氏找來的王氏女,竟然如此愚蠢。

胡光烈把蕭綦神神秘秘地拉到一邊,和他說了王藺身死的消息,蕭綦有些擔心王儇撐不住,便讓胡光烈封鎖消息,並帶人去北境查實消息,對王儇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徐姑姑找了個機會向蕭綦提議給王儇停葯,蕭綦卻不肯,還是要王儇繼續喝葯。徐姑姑心裏十分糾結,不知道該不該和王儇說這件事。徐姑姑又陪着王儇去找劉管家,本來是想為玉秀的婚事做打算,但劉管家卻說府中已經沒有餘錢,甚至還有欠債,劉管家還帶王儇去了蕭綦在府里設立的祭堂,王儇這才知道蕭綦這些年的俸祿和賞賜都給了軍中將士以及陣亡將士的家人。

蘇錦兒在府里聽到了下人們討論自己和玉秀的事情,下人們覺得玉秀命好,跟了王儇不到一年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而蘇錦兒跟了王儇十幾年,卻沒有這麼好命,蘇錦兒聽了,心裏很不是滋味。她端水去給王儇梳洗時,王儇說起也想給她找個夫婿,還問她有沒有心上人,蘇錦兒趕緊否認,又問子澹還是不是王儇的心上人,王儇有些不明白蘇錦兒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回答了這個問題,她說自己和子澹有緣無分,但子澹在她心裏還是十分重要,現在朝局不穩,子隆又有疑心,等以後有機會,她肯定會幫助子澹回京。王儇不知道的是,子澹已經變了許多,他在皇陵並不是默默受苦,而是在暗中籌謀,甚至和忽蘭人有聯繫。

賀蘭箴去了京城的青樓月柳閣,看似是去尋歡作樂,可無人知曉月柳閣中的索拉是賀蘭箴的探子,賀蘭箴要她彙報情況,此次賀蘭箴進京,還是要刺殺蕭綦,索拉打探到消息,京中有許多人想要蕭綦死,他要做的,就是把這些人聚在一起。賀蘭箴回去的路上,在街上看到了王倩。

晚上,蕭綦回了府里,王儇便問了蕭綦祭堂的事情,蕭綦有些語塞,王儇假裝生氣趕蕭綦走,但她還是心軟,說自己對了一下賬目,提出用自己的嫁妝,將他們的銀兩去換商鋪,這樣才能長久地接濟將士們和將士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