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34集:太后勸說子隆納妾 王倩初次入宮

上陽賦,第34集:太后勸說子隆納妾 王倩初次入宮

太后叫來子隆,勸說他選秀納妾,子隆覺得先帝剛喪不久,謝宛如又懷有身孕,此時納妾有些不妥,太后卻說子隆剛剛登基,根基尚淺,正是需要與世家大族聯姻鞏固勢力的時候,而謝宛如身為皇后,就應該母儀天下,否則就不配坐鎮中宮。

蕭綦和王儇一同回了王家,王夙一大早就被太后叫進了宮裡,還沒有回來,王儇便讓王安先去通報,自己則帶着蕭綦在府里轉轉,兩人正閑聊時,王儇的堂妹王倩來了,王儇的嬸嬸和王倩一同向王儇行了禮,王儇嬸嬸拉着王儇開始拉着家常,問王儇還記不記得佩兒,還說起佩兒流產的事情,這下戳到王儇的痛處,王儇心裏有些不快,見蕭綦在這裏也不自在,就讓蕭綦先離開了。王儇在王府待了許久,準備回府時,王夙把她送到門外,又讓她過幾天和自己一起入宮,說王儇嬸嬸和王倩入宮也算是王氏一族的大事,太后特意在永安宮設了家宴,要好好聚聚,王儇和王夙都心知肚明,太后召王倩入宮,肯定是為了王氏家族的振興。

皇宮內,謝宛如和子隆說了自己知道大臣要子隆納妾的事情,子隆正不知道該如何作答時,謝宛如先開了口,她雖然心裏不願意與別的女人分享丈夫,但她作為皇后,就應該有皇后的樣子,子隆聽了謝宛如這番話,心中十分寬慰,連忙保證以後無論是誰都替代不了謝宛如在他心中的位置。

王府中,王儇嬸嬸正和王倩說著話,王儇嬸嬸已經在下人那打聽到王儇流產的消息,便說王儇是個沒有福氣的人,她還要王倩抓住這次入宮的機會。不日,王儇便進宮參加太后辦的家宴,太后召王倩入宮的消息很快傳到了謝宛如的耳朵里,謝宛如氣得咬牙切齒,知道太后此舉就是衝著皇后的位置來的。家宴結束后,子隆屏退下人,單獨和王儇走着,他不滿王儇剛剛對自己十分恭敬疏離的樣子,讓王儇私底下還是叫自己子隆哥哥。兩人在花園裡走着,子隆感嘆着這些年的變故,問王儇心中恨不恨,但王儇卻說自己又該恨誰呢,王儇感謝子隆放了王藺一條生路,子隆卻說她應該去感謝蕭綦,如果不是蕭綦在御書房外跪了一夜求情,他也不會手下留情,王儇有些吃驚,這些事情蕭綦從未同她講過。子隆又問起先帝駕崩和太後有沒有關係,王儇神色緊張,只是搖了搖頭,子隆見王儇否認,這才放下心來。

另一邊,王儇嬸嬸和王倩在宮裡遇到了謝宛如,謝宛如還主動與王倩示好,把自己的鐲子送給了王倩做見面禮。太后叫來溫宗慎,問他為什麼要反對子隆此時納妾,溫宗慎趕緊表忠心,說自己只是覺得先帝屍骨未寒,此時納妾不合時宜,太后見溫宗慎固執,又打起感情牌,提起溫宗慎之前承諾過要守護她一生一世,溫宗慎趕緊跪下,表下決心,說自己會竭盡全力守護子隆,守護太后,太后這才滿意

謇寧王事變后,江南各鎮士兵擔心受到牽連,自覺比寧朔軍低了一等,而此時臨近入冬,朝廷發的冬衣又粗製濫造,他們便想藉由此事發難,蕭綦便準備拿寧朔軍中的余錢趕製一批冬衣應急,又派胡光烈這批偽劣冬衣是從何而來。

王儇嬸嬸和王倩回了王府,王倩年紀尚輕,不知道天高地厚,覺得太后對自己照拂,皇后又給自己賞賜,便有些得意,只是不滿進宮以後人人都說自己像王儇,王儇嬸嬸也說了幾句不滿的話,此時王夙從門外路過,兩人擔心剛剛的話被王夙聽到了。兩人上前行禮,王儇嬸嬸假裝說自己要找地方搬出去住來試探王夙,王夙則讓兩人就在王府里安心住着。

謝守正入宮拜見謝宛如,還特意送了一份玉麒麟給她,並感謝謝宛如幫他入職戶部,謝宛如提點了他一番,謝守正也連忙保證會為謝宛如肝腦塗地。宋懷恩從皇陵回來,還帶回了王儇曾經在皇陵種下的蘭花,他本想要侍女阿越帶給王儇,但阿越卻會錯了意,以為宋懷恩是要把花給玉秀,宋懷恩不好意思反駁,只好叮囑她要好好給花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