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29集:謝宛如不讓王儇探望 王儇懷有身孕

上陽賦,第29集:謝宛如不讓王儇探望 王儇懷有身孕

王儇知道蕭綦吃醋,但子澹是為了她受傷,於情於理自己都該去探望,蕭綦也不好再說些什麼。王儇便帶着蘇錦兒去找子澹,子澹府中的下人知道王儇來了,便偷偷說著蘇錦兒不要臉,說她都被子澹趕回豫章王府了,還天天往子澹府里跑,又說王儇簡直就是子澹的災星,還猜測着王儇知不知道蘇錦兒和子澹的事情。而去通報的侍衛則告訴王儇,謝宛如正在子澹府上,還說任何人都可以探望子澹,唯獨王儇不行,王儇也不勉強,正想打道回府,謝宛如正好出來,對王儇一番冷嘲熱諷,王儇心裏其實還把謝宛如當做親近的朋友,可二人早就已經水火不容了。

長公主回到慈安寺,雖然她見蕭綦是真心對王儇好,對王儇已經放心了許多,可王夙自從桓宓死後便一蹶不振,她多次去探望,王夙都避而不見,她心裏擔心兒子,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勸說王夙走出來。

宮裡,蕭綦擔心宮裡還有子律的餘黨,便要了所有宮人的名單,準備從上到下一一排查,王藺卻有些反對,說就算有一二漏網之魚也不足為懼,而且這也是後宮之事,還是奏請皇后再做決斷,太子卻說這一次他們所有人都進了子律的圈套,如果不是蕭綦,自己早就沒命了,王藺都沒有看齣子律的陰謀,所以這一次他誰也不相信了,王藺聽完太子這番言論,突然跪下行禮,說自己無能,請求告老還鄉,蕭綦在一旁默默看戲,太子一時不知所措,蕭綦便向在後面看着這一切的皇後行禮,太子連忙向皇后求助,皇後上前扶起王藺,暫時解決了二人的矛盾。

相府中,王夙喝醉了酒鬧了起來,他被桓宓傷害后便覺得女人都是禍水,王藺聽到院子里眾人喧嘩,便出去給了王夙一巴掌,又把王夙推到了池子里,讓他醒酒。王夙清醒了幾分,王藺卻不讓他上來,王夙便在池子里和王藺爭吵起來,指責王藺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為了自己的野心,可以犧牲一雙兒女的婚姻,還嘲諷王藺自己也娶了一個不愛的女人度過了一生,王藺問他怎麼知道自己心裏沒有長公主,王夙認定王藺是為了馮氏才如此痛恨皇家,王藺卻說等王夙做了王家家主,肩負士族領袖之責時,才會明白他心裏裝的是什麼。

王儇從子澹那回來后便一直悶悶不樂,還獨自飲酒醉倒了在桌上,蕭綦得知后便把王儇抱回了卧室,第二天清晨王儇才醒來,她說起自己母親和父親的事情,心中十分難過,覺得自己的家已經支離破碎,蕭綦說起自己從前的事情,他是吃百家飯長大的,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他住在一個兩族混居的村子里,可有一天兩族卻發生了矛盾,曾經那些對他好的人互相大打出手,他比誰都知道支離破碎的感覺。

經過王藺的一番教訓,王夙終於振作了起來,洗漱了一番,第二天早上便和王儇一起去慈安寺見長公主。兩人剛下車,發現王藺也來了慈安寺,長公主見到兒女自然是高興,她雖然不想看到王藺,但王儇的生日願望就是父母能和睦相處,哪怕只有一天,在王儇的撮合下,兩人總算是可以和平相處了,王儇看着這一幕,心裏有些欣慰。而讓王儇更加驚喜的是,經徐姑姑確認,她已經有了身孕,她叮囑徐姑姑先不要告訴長公主和王藺,她自己也瞞着蕭綦,打算在生辰宴上給他們一個驚喜。

皇帝打算親自作畫一幅送給王儇當生辰禮物,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行了,這幅畫也能給王儇留個念想,王儇心裏傷懷,皇帝又問起長公主的情況,王儇說長公主這輩子都不打算原諒王藺,還說自己永遠是皇室的女兒,皇帝的妹妹,皇帝又問那王儇呢,王儇便說自己是長公主的女兒,是蕭綦的妻子,皇帝點了點頭,說蕭綦確實不錯,也後悔當初對蕭綦心懷揣測,否則也不會落到如此境地,皇帝又向王儇囑託了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