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22集:皇后力保溫宗慎 龐癸跟蹤桓宓偷到密信

上陽賦,第22集:皇后力保溫宗慎 龐癸跟蹤桓宓偷到密信

王栩向王藺稟告對溫宗慎的調查結果,不出他所料,謝淵的事情,溫宗慎果然牽扯其中,現在溫宗慎已下獄,謝淵也身死,王栩覺得謀反的時機已經到了,但謹慎的王藺卻沒有動搖,說九錫大禮之事他自有安排,王栩有些擔心皇后的精神狀態,王藺安撫王栩,說自己覺得皇后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但見完王栩,王藺便去了皇後宮里,皇后見王藺深夜來訪,有些不解,王藺話語里提點着皇后,讓皇后不要對溫宗慎心軟,皇后保證自己是為了太子才去天牢拉攏溫宗慎,王藺這才離開,可等王藺走後,皇后便讓下人偷偷跟着王藺,看王藺去了哪裡。

王藺從皇後宮里出來后便去了天牢找溫宗慎,皇后的下人回稟王藺的行蹤后,皇后心裏有些擔心王藺對溫宗慎下手,連忙趕去了天牢,王藺給溫宗慎帶了酒菜,想再拉攏一番溫宗慎,但溫宗慎卻十分堅定,誓死不與王藺合作,溫宗慎以為王藺帶來的酒是毒酒,正要以死明志時,皇后出現阻止了溫宗慎喝下杯中酒,皇後有些着急,有些強硬地要求王藺無論如何都不能殺了溫宗慎,王藺見狀卻笑了出來,連說三個好字,又自顧自地把酒給喝了,原來王藺並不是真的要殺了溫宗慎,而是以此來試探皇后對溫宗慎的態度。

這邊桓公手下的將軍帶着糧草支援到了蕭綦的軍營,蕭綦連忙帶人上前迎接,蕭綦從那將軍口中得知,這糧草是王藺派桓公所送,而且詔書是太子和王藺所擬,他心裏有些懷疑。蕭綦的手下得了糧草,都勸蕭綦快點出兵滅了謇寧王,但蕭綦覺得自己和桓公沒有交往,擔心桓公此次不是真心來援助。思索一番后,蕭綦下令行軍八十里,與謇寧王當面對陣,又讓人把戰況傳回朝堂,並送了封信回去給王儇。

宮中,王儇在玉秀床邊照顧着,她見玉秀在高燒中還在喊着,讓自己快逃,心中有些感動,她被親人利用,傷害,心裏真是脆弱的時候,得到了玉秀的真情挂念,王儇心中感念玉秀的真情,決定要把玉秀當做自己的妹妹看待,她守了好幾夜,玉秀終於挺過了生死難關,蘇醒過來。

子律偷偷給桓宓送了密信,這密信藏在點心裏,桓宓正要掰開點心查看時,王夙突然進來了,桓宓嚇了一跳,忙問王夙來干什麼,一旁的下人趕緊拿着點心想退下,王夙卻攔住了下人,伸手要吃這點心,桓宓提心吊膽地看着王夙,好在王夙只吃了一小口,就開始吩咐桓宓準備王儇的生辰宴,王夙本想要桓宓和自己一起吃飯,桓宓也無情拒絕了,王夙氣憤不已,摔下點心便走了,桓宓逃過一劫,又驚又怕地倒在地上,一旁的侍女有些替桓宓抱怨,說桓宓的生辰就在明日,王夙卻只記得王儇的生辰,桓宓拿出密信,是子律約她明日見面。

玉秀傷好后,王儇便帶着玉秀回府了,回府路上王儇看到桓宓上了一輛陌生馬車,她心下生疑,便讓龐癸偷偷跟着,看看桓宓去了哪裡,龐癸一路跟到子律在郊外的秘密府邸,看到了兩人的姦情,又偷聽到子律和桓宓的談話,子律告訴桓宓,現如今,桓公假意與王藺、蕭綦結盟並等待機會,計劃在決戰之時給寧朔軍致命一擊,蕭綦不可能想到自己會被援軍打敗,子律放肆地大笑一番,卻沒想到隔牆有耳,自己的話全被龐癸聽到了,等子律走後,龐癸四處尋找,找到了幾封密信,龐癸正要帶着信回去,卻被子律的手下圍住了。

王儇回府後,宋懷恩便把信交給了王儇,蘇錦兒也回到了府里等了王儇幾天,王儇讓蘇錦兒負責府里的事務,又讓宋懷恩多去看看玉秀,宋懷恩聽了王儇的話,去看望了玉秀,又感謝玉秀挺身而出保護王儇,玉秀面對宋懷恩有些害羞,但宋懷恩卻一心只說王儇的事情。龐癸遲遲未歸,王儇心裏有些擔心,帶着蘇錦兒去向宋懷恩說明情況。這邊子律丟了密信,手下也沒抓到龐癸,子律十分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