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20集:長公主和王儇談心 王藺將溫宗慎下獄

上陽賦,第20集:長公主和王儇談心 王藺將溫宗慎下獄

王夙早就到了豫章王府等王儇回來,王儇看到王夙這才露出了笑容,王夙特意為王儇準備了一屋子的美酒,兩人坐下邊喝邊聊,王夙問起王儇和蕭綦琴瑟和鳴的傳聞是否屬實,王儇有些害羞,但還是給了王夙肯定的回答,王夙見狀,這才放下心來。王儇又追問長公主為什麼住到了慈安寺里,王夙本想敷衍過去,但王儇一再追問,王夙才說出實情,現在朝政把握在王藺和皇後手中,皇帝又一直半瘋半癲,長公主夾在中間很是為難,無法面對王藺,也無法面對皇帝,王儇心裏也十分的難過。

牢房中,王栩正在嚴刑拷打吳謙,想要從他嘴裏問出幕後主使,吳謙把罪名都推到了謝淵身上,但王栩並沒有那麼容易被糊弄,命令下人繼續用刑,子律聽聞吳謙落入王栩之手后,內心恐懼,命令手下找機會殺人滅口,以絕後患,手下找了個機會,在大牢中殺了吳謙。

第二天一早,王儇便去了慈安寺探望長公主,王儇勸說長公主和自己回家,長公主卻說自己早就沒有家了,她看到王儇平安回來,心裏已經沒有牽掛了,兩人交談間,長公主說起王藺一輩子心高氣傲,唯一耿耿於懷的,就是娶了她,可是在王儇的記憶中,父母兩人一直是伉儷情深,長公主無奈一笑,問王儇知不知道韓氏,王儇隱約聽徐姑姑提起過,她是王藺唯一納過的妾,在王儇出生之前就已經病逝了,長公主說韓氏不是病逝,而是被太后賜下鴆酒,毒死在王藺眼前的。後來,長公主因為心裏愧疚,處處謙和忍讓,再無長公主的盛氣,這麼多年過去,長公主以為王藺已經淡忘了這件事,直到王夙大婚時,長公主才聽到了王藺內心的想法。

本來長公主要為王夙挑一名出身好的女子,但王夙卻看上了桓宓,王藺得知后,不顧桓宓已經和子律訂婚,一心要幫王夙娶到心上人,長公主十分反對,和王藺爭吵起來,問王藺要怎麼樣才能改變主意,王藺則說如果韓氏能死而復生,那自己就能改變主意。聽完這個故事,王儇久久不能言語,王藺不想讓自己的遺憾在王夙身上重演,這才不顧奪人所愛,也要成全王夙。聊了許久,長公主把王儇送出慈安寺門外,她說等再給王儇慶一次生,她就削髮出家,王儇怎麼勸也勸不動,只好先離開。

薛道安被皇后革職后只能在宮中做苦力,宮裡的其他人也都不給他好臉色看,只有一個小太監感恩薛道安之前的照顧,偷偷給他送吃的,薛道安卻拿出一枚玉佩,讓小太監幫自己做一件事,做完這事就再也不要回來了,薛道安要小太監假傳懿旨,後日讓王儇進宮找皇后。

朝堂上,王栩當眾狀告溫宗慎,說是溫宗慎和徐授勾結,聯合忽蘭設計陷害蕭綦夫婦,王栩又拿出徐授家中搜出的書信,說那信上就是溫宗慎獨特的字跡,王藺一手遮天,要把溫宗慎下獄,溫宗慎無力反抗,連太子也附和着王藺,溫宗慎只能任由王藺處置,溫宗慎下獄后,皇后卻來獄中探望,原來兩人也是故人,當初皇后因為王藺才負了溫宗慎,皇后勸說溫宗慎,只要他站在太子這邊,自己就能保住他,還能讓他官復原職。

王儇回府安定下來后,便讓玉秀去子澹府上把蘇錦兒接回來,玉秀雖有不願,但王儇讓她與蘇錦兒好好相處,玉秀也只能答應下來。謝宛如見蘇錦兒沒有毒死王儇,心裏覺得蘇錦兒十分沒用,蘇錦兒連忙保證,自己願意為了子澹做任何事,謝宛如便讓她回到王儇身邊繼續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