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18集:蕭綦及時趕到守住暉州 蘇錦兒與王儇重聚

上陽賦,第18集:蕭綦及時趕到守住暉州 蘇錦兒與王儇重聚

宋懷恩帶領寧朔將士死守南城時,西門的將士寡不敵眾,守軍士兵很快就已經用盡,這消息傳到王儇那裡,王儇還想做最後的努力,吩咐龐癸,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言敗,王儇說完這番話,又開始着手救治受傷的士兵,子澹在一旁勸說王儇離開,王儇則充耳不聞,不一會又有士兵來報,說西門已經被攻破,將士們已經退入街巷阻攔叛軍,情勢危急,那士兵擔心王儇的安危,讓王儇暫時到別處避一避,王儇又問南城怎麼樣了,士兵說南城死傷慘重,宋懷恩和牟連正率剩餘兵力拚命死守,但估計也抵抗不了太久了。王儇連忙讓龐癸組織人手,帶所有人從後門撤離,龐癸領命離去,子澹在一旁勸阻王儇,還是想要帶她離開暉州,王儇越發看不起子澹,斥責他身為皇子,卻在這裏兒女情長貪生怕死,子澹有些憤怒,自己不顧性命來到暉州救王儇,卻被王儇說成貪生怕死,王儇卻說自己不要子澹只救她一人的性命,她會愛上蕭綦,就是因為蕭綦浴血沙場,守衛大成,而子澹卻顯得十分懦弱,現在的子澹,讓王儇瞧不起。

南城,就在宋懷恩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蕭綦帶着大軍趕到了暉州,蕭綦一到,戰局的形勢瞬間扭轉,謇寧王見勢不妙,下令撤軍。而已經京城的謇寧王軍隊已經殺到了行館,王儇正在組織百姓撤離,她看到子澹也在幫忙時,內心有些欣慰,百姓撤離得差不多了,王儇仍堅守在行館內,她默默地等待着,心中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敵軍進來了,自己定會以死相對,絕對不給他們拿自己要挾蕭綦的機會,龐癸也做好誓死保護王儇的準備,兩人正等待時,外面的撞門聲漸漸停下,王儇心裏湧現了一些希望,她命人打開大門,門開了,王儇日思夜想的蕭綦就站在門外,王儇激動不已,她跑向蕭綦,兩人緊緊相擁。

蕭綦解救了王儇,便帶着她去南城見牟連,牟連向蕭綦稟報戰況,謇寧王大軍已經四處逃竄,這一仗,他們勝了,眾人都誇讚王儇有勇有謀,如果不是王儇出城拖延時間,這暉州城根本等不到蕭綦趕來。晚上,蕭綦和眾將士慶功時,子澹來到了宴會上,蕭綦趕緊帶眾人行禮,子澹喝得醉醺醺的,他恭維了一番蕭綦,又要與蕭綦飲酒,蕭綦為帥多年,早就不喝酒了,子澹一再相逼,蕭綦也不給面子,讓人把子澹送回去。另一邊,龐癸夜巡時抓到一名侍衛,並在侍衛身上查到了藏有暉州戰況的密信,經過龐癸查實,這名侍衛是蕭綦的近身侍衛,密信上竟然還有王氏徽記,王儇心中大驚,而這名侍衛已經自盡,死無對證,王儇也無從查起。王儇猜測,是王藺在蕭綦身邊安插了眼線,她嫁給蕭綦后,她也失去了王儇的信任,她害怕有一天,蕭綦和王藺站在對立面,自己又該何去何從。王儇正在想着心事,蕭綦回來了,兩人溫存了一番,蕭綦說起有人大鬧慶功宴的事情,雖然蕭綦不說,但王儇也猜到了是子澹,她說起這次見到子澹以後才發覺,自己其實早就放下他,蕭綦忍不住有些忌妒王儇和子澹兩人青梅竹馬,王儇便打趣說是蕭綦出現得太晚,蕭綦應該要拿一輩子補償她,蕭綦也順着王儇的話,說一輩子不夠,下輩子也用來補償王儇。王儇又問蕭綦下一步什麼打算,蕭綦說自己這次只是打掉了謇寧王的前鋒部隊,他要繼續剿滅叛軍,等徹底平叛后,他就回京城和王儇相聚。

京城中,謝宛如正在和下人吩咐,原來那天她給蘇錦兒的葯是劇毒,她要手下盯緊蘇錦兒,如果蘇錦兒把毒藥給王儇服下了,就把蘇錦兒殺了滅口,如果蘇錦兒沒能成事,就讓手下找機會對王儇下手。

蕭綦臨走前,給了王儇自己攜帶多年的匕首護身,還給她留下了兩個間者扮作侍女貼身保護她。這邊王儇正和玉秀說著閑話,王儇知道玉秀喜歡宋懷恩后,便有意要撮合兩人,玉秀卻有些自卑,不敢痴心妄想,正說著話,宋懷恩前來通報,說門外有一位叫蘇錦兒的姑娘求見。王儇許久不見蘇錦兒,對她本就是又想又念,趕緊將她迎入府中,深夜,王儇還拉着蘇錦兒說話,玉秀半夜口渴醒來見到此景,心裏有些吃醋,又聽到蘇錦兒說蕭綦的壞話,便出言反駁了兩句,王儇見玉秀進來,便給兩人做了介紹,說了幾句,蘇錦兒便去廚房倒茶,趁機把謝宛如的葯下到了茶杯里,剛下完,玉秀便奉王儇的命來幫蘇錦兒,說讓蘇錦兒先回去,她一會就把茶和點心端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