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12集:王儇在寧朔城中休養 蕭綦將賀蘭箴送回忽蘭

上陽賦,第12集:王儇在寧朔城中休養 蕭綦將賀蘭箴送回忽蘭

謝宛如為蘇錦兒打扮一番,給她換上了霓裳宮衣,又把王儇最喜歡的蘇合香交給她,讓她帶在身上,說是子澹一定會喜歡的。晚上,蘇錦兒忐忑不安地進到子澹的房間,子澹本就喝得爛醉,直接就把蘇錦兒認成了王儇。

朝堂上,王儇脫險的消息傳來,太子喜出望外,連忙下令,賞賜了不少東西送往寧朔為王儇壓驚,皇帝卻突然又哭又笑,眾臣不解皇帝怎麼了,太子連忙下令退朝。長公主也收到了王儇的親筆信,但見信上的字跡綿軟無力,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王夙在一旁安慰,說王儇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寧朔,王儇的傷勢逐漸好轉,婢女玉秀來給王儇送衣服首飾,王儇看了兩眼,覺得俗不可耐便讓人撤走了,她看着玉秀,突然想起自己與蘇錦兒已經分別多日,有些擔心蘇錦兒的安危,此時的蘇錦兒與子澹春宵一夜,子澹清醒后才發現自己認錯了人,兩人相顧無言,這時下人來報,說了王儇脫險的消息,子澹顧不上管蘇錦兒,匆匆出門詢問情況,蘇錦兒看着頭也不回的子澹,內心失落至極。

王儇帶着玉秀在寧朔城中隨意逛着,她見玉秀有幾分靈氣,便讓玉秀以後說話不要總是低着眉,玉秀便說自己不知道王儇這麼平易近人,之前內宅事務都是杏兒在管,從不許下人們說笑。王儇便走便問關於蕭綦的事情,杏兒和意兒正好說說笑笑地路過此處,兩人看到王儇便上前行禮,兩人身上穿着的,正是剛剛送去給王儇的衣服首飾,王儇對杏兒有些不滿,找了個由頭教訓了杏兒幾句,又讓兩人明天到自己身邊伺候,給玉秀做幫手,杏兒很是不服氣,但又無法反抗。

王儇正在房中休息時,盧夫人突然帶着杏兒和意兒來了,玉秀在房前擋住幾人,盧夫人讓玉秀想清楚,不要以為抱上王儇的大腿就萬事無憂了,爭執間王儇被吵醒了,連忙問是誰在外面喧嘩,玉秀進屋稟報,王儇覺得盧夫人實在是沒有規矩,叫她們在庭前跪候。幾人又去找蕭綦評理,沒想到蕭綦根本不聽,直接讓她們按照王儇說的做,幾人只好悻悻離去。蕭綦正在聽手下彙報皇帝病危,而皇族蠢蠢欲動的情報,等幾人離開后,他便吩咐手下派人盯緊各皇族的動向。

京城中,謇寧王以給皇帝探病為由,率十五萬大軍直奔京城,群臣和太子都亂作一團,不知如何是好,太子連忙命人去請王藺,溫宗慎將謇寧王當年和皇帝爭皇位的事情告訴太子,太子有些不耐煩,讓眾臣拿出退兵之策,但眾臣卻都無計可施。

蕭綦到王儇房中看望,聽她說胸口悶,喘不上氣來,便把窗戶打開,又給她披上自己的披風,問她想不想和自己轉轉寧朔城,王儇便和蕭綦一起走在寧朔城中,兩人邊走邊聊,蕭綦告訴王儇,自己這幾天沒來見她,是把賀蘭箴送回了忽蘭,當時找到賀蘭箴時,賀蘭箴已經奄奄一息,是蕭綦把他救了回來。王儇不解蕭綦為什麼要這麼做,蕭綦說現在的忽蘭王沒有皇子,只要賀蘭箴這一個私生子,如果沒有意外,賀蘭箴就是下一任忽蘭王,可老忽蘭王還有一個外侄賀蘭拓,這個人從小喪父,被老忽蘭王養在身邊視如己出,而六盤覆滅,也是賀蘭拓假扮寧朔軍所為,想要借蕭綦的手滅掉賀蘭箴,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繼位忽蘭。

他沒有告訴賀蘭箴真相,是因為說了賀蘭箴也不會信,不如放虎歸山,讓賀蘭箴和賀蘭拓兩虎相鬥,這樣蕭綦就能坐收漁翁之利,王儇對蕭綦的心機有些意外,覺得自己下嫁給蕭綦也是他一手謀划的,蕭綦避而不答,只說事實不是王儇想的那樣,事實太殘酷,王儇承受不住,王儇有些不服氣,讓蕭綦告訴自己真相。蕭綦見狀,便把王藺為了兵權嫁女的事情說了出來,王儇大受打擊,蕭綦在一旁安慰着,勸王儇不要懦弱,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

王府,王藺叫住想去側院的王夙,叮囑他和桓宓做一對恩愛夫妻,不要因小失大,當初王藺要王夙娶桓宓就是為了桓公的勢力,王夙心中憤懣不已,現在王藺已經權勢滔天,他不明白王藺到底還想要什麼,礙於王藺的威嚴,王夙只能走了。

這天盧夫人又來找王儇,王儇問了玉秀幾句,得知盧夫人和杏兒意兒的關係,還得知杏兒意兒想要成為側妃的野心,對這幾人越發地不滿,還故意晾着幾人。等見了盧夫人,盧夫人不停地為兩人求情,但王儇不為所動,命令盧夫人把那兩人趕出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