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10集:子澹在暉州與謝淵相見 賀蘭箴講述自己身世

上陽賦,第10集:子澹在暉州與謝淵相見 賀蘭箴講述自己身世

子澹和蘇錦兒趕到暉州尋找王儇,王儇早已不在暉州,他們兩人自然怎麼找也找不到,子澹調動暉州府兵尋找王儇的消息被謝淵知道,謝淵趕緊讓人叫子澹來見他,謝淵有些無奈,又有些失望,覺得子澹和謝貴妃一樣,一輩子都被困在一個情字里。子澹看到謝淵有些驚訝,謝淵提醒子澹不要再為了王儇留在暉州,要他記住謝家和王家之間的仇恨,不要再妄想和王儇能有什麼,但子澹卻說自己只想讓王儇平安,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知王儇的生死。謝淵見子澹如此固執,便說自己這次來是接受了皇帝的密詔,回不回京已經由不得子澹了,謝淵拿出一封信,讓子澹自己看看个中緣由,子澹看完后,決定帶着蘇錦兒回京城。

暉州刺史吳謙因為王儇被劫一事,特意進京向王藺請罪,王藺只說如果王儇有什麼三長兩短,就要吳家全家陪葬,吳謙嚇得癱軟在地。王藺走後,吳謙又想去找長公主求情,王安以長公主身體不適為由,將吳謙拒之門外,吳謙仍不放棄,還在門外苦苦哀求。王府里,王夙的妾室朱顏懷了王夙的孩子,桓宓的侍女若秋替桓宓打抱不平,覺得當初是王家一定要桓宓嫁給王夙,還拆散了桓宓的大好姻緣,可王夙卻對桓宓不理不睬,還讓妾室有了身孕,簡直就是對桓宓的羞辱,雖然若秋十分憤慨,但桓宓卻不以為然。桓宓聽到吳謙在門外喧嘩,又聽說事關王儇,便叫若秋把徐姑姑引到此處,若秋聽命而去。王藺一直瞞着長公主王儇出事的消息,這下被吳謙捅了出來,長公主聽了吳謙的稟報,身體承受不住打擊,暈了過去。

<img src="https://www.52juqingba.com/d/file/2021/01-12/874058a2449670cf5ccea1f320d5359e.jpg class=clear alt=上陽賦第10集劇照/epi_img_div<span class=gray</span<a href=javascript:; class=copyright</a

長公主暈倒后,王夙便在床邊守候,等王藺回來后將事情原由說了,又問了問王藺現在是什麼情況,王夙離開后想找桓宓,桓宓的侍女說桓宓去別院陪桓公了,王夙氣不打一處來,覺得長公主生病,桓宓作為兒媳卻沒有陪在長公主身邊,他讓侍女等桓宓回來后讓桓宓來找她。王夙不知道的是,桓宓根本不是去陪桓公,而是與子律在偷情,子律許諾桓宓,等他登基的日子,就是桓宓母儀天下的時候。

京城,吳謙知道自己闖下大禍,唯恐王藺對自己下手,便想和夫人連夜逃出京城,兩人正在收拾細軟時,一個侍女突然到訪,讓吳謙想要活命就和自己走。吳謙被帶到桓公的住處,桓公為吳謙引薦了子律,說現在只有子律能救吳謙。

賀蘭箴一行人到了寧朔的廠風驛,晚上,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為了羞辱王儇,讓王儇把地上的餅撿起來吃了,王儇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讓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給自己鬆綁,她就吃了那臟餅,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心思簡單,一心只想羞辱王儇,便把她繩子解開了,王儇一邊吃餅一邊想找機會,正好察罕來給王儇送粥,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一聽是賀蘭箴給王儇的,便出門想把粥給倒了,王儇抓住機會,趁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出門便把門給關上,又放了把火便逃之夭夭。賀蘭箴得知王儇的房間失火后,吩咐手下不要忙着救火,先派人包圍驛站。

王儇正不知道如何逃走時,胡光烈和胡瑤突然出現把她拉進一個角落,兩人表明身份,王儇這才鎮定下來,但賀蘭箴的人太多了,光憑胡家兄妹兩人根本逃不出去,王儇只能將賀蘭箴要在三日之後對蕭綦動手的事情告訴兩人,讓兩人把消息傳給蕭綦,她出去引開追兵,胡家兄妹趁機逃走,她現在對賀蘭箴還有用,不會輕易被害,說罷王儇便沖了出去,胡瑤見狀,便讓胡光烈回去傳遞消息,自己留下暗中保護王儇。

王儇被抓回來后,賀蘭箴決定親自看守王儇,還給王儇講了自己的身世,賀蘭箴的母親是六盤的公主,在自己的婚禮當天被來觀禮的忽蘭太子所玷污,生下了一兒一女,就是賀蘭箴和他的妹妹,賀蘭箴的母親獨自撫養兒女長大,但賀蘭箴的妹妹卻病了,走投無路的賀蘭箴母親回到六盤求助,卻被六盤人唾棄,還覺得賀蘭箴是孽種。而許多年後,忽蘭失去了王孫,沒有了皇位繼承人,忽蘭太子又想起了賀蘭箴這個兒子,派人把賀蘭箴帶到了忽蘭,可沒過多久,忽蘭和中原就開戰了。六盤夾在中間,飽受戰火的痛苦,賀蘭箴以死相逼才得到一支軍隊,可等他趕到六盤想要救自己的母親和妹妹時,六盤已經是一片廢墟,母親和妹妹已經不再人世了。那天之後,賀蘭箴母親的侍衛長和一幫從戰火中逃脫的六盤人找到賀蘭箴,擁他為少主,誓死要為六盤報仇。

<img src="https://www.52juqingba.com/d/file/2021/01-12/15bcb726e465c27377f8876a9c7c8720.jpg class=clear alt=上陽賦第10集劇照/epi_img_div<span class=gray</span<a href=javascript:; class=copyright</a

皇宮內,薛道安向皇帝稟報寧朔的消息,原來謝淵的行動都是皇帝暗中指揮的,就是為了殺了蕭綦,再讓徐授接管寧朔大軍,為了扳倒王家,皇帝連王儇都可以放棄,他已經下定決心,王家的人,一個也不能留。

寧朔,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帶着一套乾淨的衣服來給王儇,讓她好好梳洗一番,明天好上路,上次王儇逃跑,賀蘭箴要拿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問罪,是王儇替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求了情,也因為這樣,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對王儇的態度好了不少。王儇看出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對賀蘭箴有情,便勸她不要痴心錯付,如果一直活在輕蔑和侮辱中,那這份愛還不如不要。王儇勸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好好想想,但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一心要為賀蘭箴完成復讎大計。

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給王儇換完衣服,自己卻換上了王儇的衣服假扮王儇,還繫上了一條玉帶。王儇則被帶到賀蘭箴處,發現賀蘭箴竟然是要假扮欽使進入軍營,賀蘭箴拿起一條玉帶告訴王儇,這玉帶里裝入了最烈性的磷火劇毒,只要一拉引線玉帶三丈內的事物就會化為灰燼,賀蘭箴為王儇繫上玉帶,讓她不要輕舉妄動。軍營內,蕭綦也正在部署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