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9集:賀蘭箴試圖凌辱王儇 蕭綦試探欽使徐授

上陽賦,第9集:賀蘭箴試圖凌辱王儇 蕭綦試探欽使徐授

蕭綦分析,如果賊人真的是沖他來的,那麼王儇就已經在來寧朔的路上了。蕭綦讓胡光烈帶人嚴查從暉州到寧朔路上所有的陌生商隊,胡光烈領命離去,一旁的宋懷恩則提醒道,京城中肯定已經知道了王儇失蹤的消息,可那個徐授還是定下了七日閱兵,恐怕是京城中有人想對王儇不利,蕭綦聽出宋懷恩話里的意思,便吩咐宋懷恩“好好地”照顧那個徐授。蘇錦兒跑到皇陵去找子澹求助,子澹一聽王儇出事,顧不得擅出皇陵的罪責,便帶着蘇錦兒一起去暉州找王儇。

那三個賊人是忽蘭王子賀蘭箴的人,他們三人已經將王儇關到了柴房,其中那個女賊人名叫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對王儇的態度很是冷漠,到了晚上,她便帶着王儇去見賀蘭箴,賀蘭箴似乎有病在身,十分虛弱,他讓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出去,又把王儇拉進自己懷裡,王儇十分剛烈,且她漸漸明白自己對賀蘭箴有用,一時半會不會殺了自己。賀蘭箴卻說王儇的確有用,但是要看他如何用,他想要羞辱王儇,來達到羞辱蕭綦的目的,還說蕭綦的赫赫戰功下都是冤魂枯骨。王儇卻說蕭綦沒有錯,那只是保衛大成的無奈之舉,說著說著,賀蘭箴突然口吐鮮血暈了過去,王儇從賀蘭箴身上找到一把匕首,她本想殺了賀蘭箴,但卻沒有下手,她割開了綁着自己的繩子,便想逃跑,卻被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打暈在地。

<img src="https://www.52juqingba.com/d/file/2021/01-12/6e22e0a53d85b12731dd6c2d301eb655.jpg class=clear alt=上陽賦第9集劇照/epi_img_div<span class=gray</span<a href=javascript:; class=copyright</a

皇後來到皇帝寢殿,問他知不知道王儇失蹤和子澹出逃的事情,皇帝還是一副瘋瘋癲癲的模樣,說話顛三倒四,皇后見問不出什麼話來,便離開了。其實皇帝早已清醒,並已經讓薛道安派人去找子澹,只不過宮裡都是皇后的眼線,他只能暗中行事,不敢暴露自己已經清醒。

王儇被劫一案,是謝家與六盤人共同謀划的,背後還有二皇子子律坐山觀虎鬥,桓公分析道,只要賀蘭箴殺了蕭綦,那寧朔二十萬大軍群龍無首,便不足為慮。但子律卻擔心蕭綦死後,兵權會落到徐授的手上,桓公讓他不用擔心,王藺一定會阻止徐授拿到兵權。

太子想要頒布旨意,調派全國兵馬封城尋找王儇,但他的話剛一出口,就被一眾大臣反對,太子悶悶不樂地回到宮裡和謝宛如說了自己的不滿,謝宛如表示自己支持太子的決定,還說太子有情有義,日後一定是個聖明的君主。

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對賀蘭箴有情,見賀蘭箴對王儇十分在意,還拿珍貴的水源給王儇洗澡,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王儇覺得賀蘭箴就是個畜生,不明白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為什麼會對賀蘭箴言聽計從,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聽到王儇詆毀賀蘭箴,直接把一瓢水潑在王儇的臉上。王儇洗漱完,又被帶到了賀蘭箴的房裡,小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和察罕在門外守着,聽到賀蘭箴屋裡有動靜,便沖了進去,賀蘭箴喝退兩人,吩咐不準有人再進來,兩人只好把門關上,趁着賀蘭箴走神,王儇取下自己頭上的簪子想要刺向賀蘭箴,但卻沒有得手,她怕被賀蘭箴發現,又把簪子偷偷扔到了地上。

賀蘭箴起身繼續靠近王儇,問王儇是不是看不起他,王儇答道,要是想讓她看得起,就堂堂正正地和蕭綦在沙場上一決勝負,而不是在這裏羞辱一個女人。賀蘭箴不為所動,繼續想要凌辱王儇,王儇則質問如果賀蘭箴的母親和姐妹被人如此凌辱,賀蘭箴會是什麼感受,賀蘭箴停下手裡的動作,面色鐵青地看着王儇,說誰也不能提起他的母親,摔了王儇一巴掌。這一巴掌極重,也正好讓王儇看到了地上的簪子,她順勢撿起簪子,狠狠地扎在了賀蘭箴身上,但這簪子殺傷力太小,王儇又把簪子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說如果自己死了,那賀蘭箴的計劃就都要泡湯了。賀蘭箴沒有再動王儇,第二天便帶着人趕往寧朔。

<img src="https://www.52juqingba.com/d/file/2021/01-12/a90d08b8736b1c1b8b705ad88c354f0d.jpg class=clear alt=上陽賦第9集劇照/epi_img_div<span class=gray</span<a href=javascript:; class=copyright</a

軍營中,蕭綦主動找到徐授,想對徐授試探一番,得知徐授是半月前就從京城出發了。蕭綦有些奇怪,從京城到寧朔只要十天,徐授怎麼會走了這麼久。蕭綦心中懷疑更甚,吩咐宋懷恩盯緊徐授一行人,他們做什麼事情都不阻攔,不打草驚蛇。

<上一集(8集)
下一集(10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