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6集:謝貴妃為保謝家認罪自殺 皇後為蕭綦王儇下旨賜婚

上陽賦,第6集:謝貴妃為保謝家認罪自殺 皇後為蕭綦王儇下旨賜婚

眾臣聚集到大殿之上,皇後向眾臣宣布太子監國,王藺攝政的旨意,眾臣各懷心思,但表面上還是紛紛遵旨。謝宛如得知謝家被王藺收押后,連忙跑去向太子求情,太子卻說謝貴妃犯下了滔天大罪,且證據確鑿,他也沒有辦法,太子勸謝宛如明哲保身,但謝宛如卻說如果謝淵和謝貴妃有事,那她也活不下去了,太子只能保證自己會保住謝宛如,至於謝淵和謝貴妃,能救他們的,就只有皇帝了,只要皇帝能醒來,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皇帝已經昏迷不醒,王藺手握大權,但他還沒有鬆懈,他吩咐王栩盯緊溫宗慎和與謝家親近的老臣,王栩卻不明白為什麼王藺不一鼓作氣把皇帝殺了,王藺卻說皇帝現在這樣才是最好,如果皇帝真的死了,那些外封的王族就穩不住了,能與他們抗衡的,就只有蕭綦手裡的二十萬寧朔軍。王藺為了蕭綦的兵權,讓皇后替太子下詔,給蕭綦和王儇賜婚。

太子在皇帝的病榻前守候着,見皇后也來了,便問下毒之人是否真的是謝貴妃,皇后一口咬定就是謝貴妃的酒里有毒,但太子卻想不明白,皇帝如此寵愛子澹和謝貴妃,他們為什麼要下毒,太子心思單純,被皇後幾句話哄得以為謝貴妃就是忘恩負義之人。

第二天的朝堂上,王藺宣布了謝家的罪名,並要懲處謝家,與謝家親近的溫宗慎趕緊向太子求情,希望等皇帝醒來后再做定奪,皇后出言教訓溫宗慎,溫宗慎也不懼,據理力爭,皇后便說如果謝貴妃親口承認下毒,那溫宗慎是不是就不再反駁了,溫宗慎自然不肯相信謝貴妃會承認,便說他會拭目以待。

退朝後,皇后親自帶人去了牢房去找謝貴妃,讓謝貴妃為了子澹着想,也給謝家一條生路,只要謝貴妃寫下認罪書,她就放過子澹和謝家滿門,謝貴妃為了家族和兒子,只能在認罪書上畫押,畫押之前,謝貴妃要皇后和自己擊掌為誓,如果皇后違背誓言,她化作厲鬼也不會放過皇后,等皇後走後,她便在牢房自盡了。有了謝貴妃的認罪書,溫宗慎也無話可說,王藺乘勝追擊,要將謝家滿門抄斬,子澹也同罪論處。

二皇子子律得知王藺要將王儇嫁給蕭綦的消息后和桓公商量對策,他信心滿滿,覺得自己能讓蕭綦娶不了謝宛如,也能讓蕭綦娶不了王儇。

王儇得知子澹被抓后,便一直在府門外等着王藺回來,想要問個究竟,但王藺遲遲未歸,王儇只等到王夙回來傳皇后的話,說王儇如果想要救子澹,就要嫁給蕭綦。王儇聽完這番話一言不發,突然衝上前搶了王夙的馬就飛奔至宮裡。王儇衝到皇帝的寢殿想要喚醒皇帝,請他醒來救救子澹,皇后默默地站在王儇身後,說現在能救子澹的,就只有王儇了,皇后對王儇說教一番,勸王儇接受自己的命運,王儇為了子澹能夠活下來,只能答應了皇后。

王儇回府後聽到了父母爭吵,長公主不同意王藺用王儇換取兵權,但王藺卻覺得長公主不諳世事,現在的士族早就不如從前風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王氏能夠繼續榮耀下去,為王氏付出的並不是只有王儇,當年王藺的兩個妹妹也是為了王氏的榮耀做出了犧牲,長公主還是看不起蕭綦的身份,但王藺卻說如果沒有寒門武人上陣殺敵,這天下早就亂了,兩人爭吵間,王夙突然沖了進來,他也在門外偷聽許久,聽到此處忍不住進來,請求從軍,上陣殺敵,以求保住王儇。王藺卻說只要王夙能給他留下一個嫡孫,為王氏留一個後人,就隨他去戍守邊疆,王藺還罵王夙醒悟得太晚,如果王夙早就有所擔當,他也不至於用王儇來換取兵權,幾人吵得不可開交之時,王儇突然進屋,向三人表示自己願意嫁給蕭綦。

長公主進宮去找皇后,又屏退眾人要與皇后單獨談話,說王儇絕對不能嫁給蕭綦。長公主說王藺是一個有野心的男人,這野心大到想要改朝換代,皇后雖然是王氏女,卻也是馬家的媳婦,如果日後王藺要搶太子的江山,皇后也不在乎嗎,皇后聽了長公主的一番話有些心慌,但又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哥哥竟然存着謀逆的心思,皇后不願再聽長公主多說,但她心裏卻已經害怕起來。另一邊,桓公和子律也做好了準備,不管蕭綦與王藺結盟不結盟,只要大婚一過,就將蕭綦扣在軍中,如果王藺要謀反,寧朔二十萬大軍,都會以為蕭綦是王藺的人,不會有所動作,而憑王藺手中的人馬,也足以抵擋馬氏諸王起事,子律越聽越頭疼,愈加堅定要阻撓王儇和蕭綦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