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3集:皇帝應允王儇子澹婚事 蕭綦入京顧庸被害

上陽賦,第3集:皇帝應允王儇子澹婚事 蕭綦入京顧庸被害

子澹到宮中看望生母謝貴妃,謝貴妃已經認定就是皇後下手派人刺殺子澹,連說皇后心腸歹毒,子澹有些不解,問謝貴妃怎麼能確定是皇後下的手,謝貴妃說只有他和謝家能夠威脅到太子往後的權位,她覺得就是王儇和子澹的事情惹怒了皇后,讓皇后感到了威脅,子澹只能寬慰謝貴妃,說自己以後一定會多加小心。正說著話,有宮女通傳,晉敏長公主入宮了,子澹便和謝貴妃道了別。謝貴妃迎進長公主,向她傾訴了自己一番擔憂之心,又拿出自己祖傳的玉鐲,說要送給王儇,以做子澹和王儇的定親之物,長公主這次進宮,就是為了王儇和子澹的婚事,她打算去找皇帝賜婚,謝貴妃一聽,便說自己也去。

皇帝見了長公主和謝貴妃,應允了王儇和子澹的婚事,但卻讓謝貴妃先走,留下了長公主說話。原來當年長公主嫁給王藺,是被太后所逼,皇帝一直覺得自己對長公主有所虧欠,長公主嫁到王家幾十年,和王藺卻還是同床異夢,皇帝忌憚王氏一族在朝中的勢力,他問長公主,現在的她,到底是皇帝的妹妹,還是丞相之妻。

謝宛如和王儇在閨房中說著閑話,王儇已經是滿心期待着嫁給子澹那天,還說把謝宛如當做娘家人,要她陪自己出嫁,說道婚嫁的話題,謝宛如想起父親和自己說,要自己嫁給蕭綦的事情,頓時有些沮喪。王儇聽謝宛如說了此事,連忙寬慰她,蕭綦雖是出身寒門,但他也是大成的英雄,比京中士族子弟強了不少,但謝宛如卻還是不滿意,而且這門婚事是皇帝定的,她也無力阻攔。謝宛如有些好奇蕭綦長什麼樣子,便想等後日蕭綦進京時,偷偷去城門觀禮,王儇一聽三個皇子也回去,也十分積極,但城門觀禮不是女兒家所為,王儇眼珠子一轉,想到了辦法。

王儇拉着謝宛如去找王夙,想讓王夙到時候帶上她們兩人,王夙看出王儇其實是想去看子澹的心思,正在打趣她,王儇卻不肯承認,王藺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走了進來,問她為什麼想要看蕭綦,王儇便說自己想看看久經沙場的將軍和從未上過戰場的將軍有什麼不同,她想看看蕭綦到底是什麼樣子,王藺聽了王儇一番話有些欣慰,覺得王儇志氣非凡,便同意讓王夙帶着她們兩人去城門觀禮,誇獎完王儇,王藺又看到王夙在舞文弄墨,心裏有些不滿,出言貶損了幾句,氣得王夙轉身就走。

長公主回府後把謝貴妃的鐲子給了王儇,王儇越發歡喜,母女倆正說著話,王藺進來了,王儇不想被王藺知道此事,便讓母親替自己保密,長公主勸說王藺,王儇和子澹兩情相悅,而且皇帝也同意了兩人的婚事,讓王藺不要阻攔,王藺的臉上看不出情緒,只說既然是皇帝的旨意,那他同意與否也不重要。

王藺很快知道了顧庸查異族,卻在青樓撞到二皇子的事情,此時下人來報,說太子和二皇子都來了,王藺去前廳迎接,並叫了王儇和王夙出來。太子特意給王儇送了禮物,但王儇卻不屑一顧,扭頭就走,讓太子有些尷尬,但一旁的王藺卻鼓勵太子繼續追求。

第二天便是蕭綦入京受封的日子,而在前夜,反對蕭綦入京的顧庸卻被人暗殺了。一無所知的眾臣一早就在城門準備,王儇也特意精心打扮一番,戴上了子澹送的簪子,到城樓上觀禮,蕭綦還沒來,王儇便目不轉睛地盯着子澹看,還被謝宛如打趣了一番。沒過多久,蕭綦便入城了,眾人的目光紛紛被蕭綦所吸引,等蕭綦摘下頭盔,子澹這才認出,當日上元燈節遇到的人竟然就是蕭綦,而王儇站在城樓上看不真切。

蕭綦跪在皇帝面前,皇帝親自上前扶起蕭綦,蕭綦和皇帝正要往城內走時,顧庸的屍體被人從城樓上扔下,還上書四個大字“庶子禍國”,不明真相的眾人以為顧庸真的以死諫言,反對蕭綦封王。

皇帝怒不可遏,前有皇子遇刺,後有大臣自裁,他要王藺和謝淵給自己一個交代,王藺向皇帝表示自己會徹查此事,皇帝又問起顧家還有沒有人,王藺答道還有嫡孫女顧採薇和一庶孫顧閔汶,皇帝封賞了兩人,以示撫恤。因為顧庸之事,蕭綦的封王宴只能推后,蕭綦覺得事情不對,讓手下胡瑤和胡光烈儘快出城,讓將士們不要輕舉妄動。

王藺帶着王栩調查顧庸一案,仵作驗屍后發現顧庸死亡的時間不對,王藺知道是有人先殺了顧庸,再做成死諫的樣子,顧庸最近一直在調查子澹遇刺一案,又是掌管兵部的大臣,顧庸一死,兵權之事又要生出變數,王藺擔心有人藉機作亂,讓王栩早作準備,並叮囑他不要向皇后透露風聲。晚上,王藺看到王儇和子澹在西牆上相會,第二天便命王安把西牆那棵樹給砍了,讓王儇不能再爬樹上牆。

蕭綦的封王宴開始之前,謝宛如痛哭着向父親請求,說自己不願意嫁給蕭綦,但謝淵為了兵權,一點也不肯鬆口,執意要謝宛如嫁給蕭綦。王儇在趕去封王宴的路上,被皇后的婢女截住,說皇后要見王儇,還不讓王儇帶侍女前往,王儇不疑有他,便跟着婢女走了。沒過多久,皇帝便令人宣讀詔書,正式封蕭綦為豫章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