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上陽賦,第1集:上陽郡主受萬千寵愛 寧朔將軍立下戰功封王

上陽賦,第1集:上陽郡主受萬千寵愛 寧朔將軍立下戰功封王

“將軍不離九宮內,士止相隨不出宮”,皇宮內,一個小女孩在朗誦着詩句,孝穆太后正在陪着她在宮殿玩耍,宮殿地上刻着全國的地圖,阿嫵矇著眼睛,孝穆太后問她各地城市在何處,阿嫵都能準確無誤地找到,孝穆太后對阿嫵的表現十分滿意,這時有個宮女來通傳,說是徐姑姑來傳晉敏長公主的話,說小郡主這月在宮中住了二十餘天,若是再不回府,恐怕連爹娘和哥哥都忘了,小郡主一聽連忙說自己不回去,她上次回去不小心燒了小廚房,父親就要請家法懲治她,她可是連夜跑回宮裡的,孝穆太后十分寵愛阿嫵,連聲應着,並讓宮女傳話,說自己舍不得小郡主,就讓小郡主在宮中多住幾日,宮女也應和着孝穆太后的話,說郡主就是宮中的女兒,風池宮就是小郡主的家。

這位小郡主名叫王儇,是琅琊王氏之女,她的母親是當今聖上唯一的姊妹,是最受先太后寵愛的晉敏長公主,父親王藺是當朝丞相,一出生,就被外祖母孝穆太后養在身邊,賜寢殿風池宮,在無限寵愛中長大,任何時候都可以出入中宮,在御苑中嬉戲,和三個皇子一起玩耍。太子子隆性子頑劣,二皇子子律體弱多病沉默寡言,他常因母妃的出身受太子欺負,而三皇子子澹,總會溫柔注視着王儇。在王儇眼裡,子澹一直都是最好的,兩人青梅竹馬,兩情相悅。王儇的姑母入主中宮,成為王氏一門第十二位皇后,她則受封上陽郡主,比嫡親的哥哥位份更尊貴,最親近的人只喚王儇的小名阿嫵。

王儇看不慣太子子隆欺負人,便與其他兩個皇子一起捉弄子隆,她又怕被皇后和子隆責罵,便小跑躲到皇帝面前撒嬌。大成皇帝馬曜也十分寵愛王儇,一聽到下人通傳皇後來了,便讓王儇躲在自己衣角下,又讓皇后不要責怪王儇,皇后笑了笑,並沒有發怒的意思,馬曜掀開衣角一看,王儇已經在他的腿上睡着了。王儇從小便在溫室中長大,殊不知溫室之外的國土,早已烽煙四起,元熙十五年八月,遠在西部邊陲,無數邊疆戰士,拒敵忽蘭於重地寧朔之外,血流成河,悲壯殘酷,與此同時,王儇華美的及笄之禮,正在建寧皇城的太極殿上,掀起另一番不見硝煙的腥風血浪。從那時起,那個無憂無慮的小郡主長大了,終於被拖進了慘烈的棋局。

王儇的及笄之禮開始,晉敏長公主上前為女兒點妝,底下觀禮的大臣太傅顧庸和一旁的執金吾丞王栩竊竊私語,說王儇已經及笄,到了該嫁人的時候,太子與三皇子都有意於王儇,不知道皇帝是什麼意思,王栩答道,這是王家的家事,他的兄長王藺自然有主意。而另一邊,溫宗慎和謝淵卻有些擔憂,覺得王家已經出了十二位皇后了,擔心王家的勢力過大。及笄禮成后,皇后王氏向皇帝提出王儇的婚配之事,讓他為王儇指婚,王氏自然是想要王儇嫁給太子,繼承王氏女做皇后的榮耀,也穩固太子的位置,但王儇卻表示自己並不追求榮華富貴,只希望和相愛之人成親,王儇剛要說出自己想嫁給子澹,王藺突然向皇帝稟報了邊關急報,說忽蘭王親自率領了十萬兵馬騷擾西北邊境,寧朔告急,希望皇帝先處理國事,王儇的婚事先放在一邊。

王儇對父親的做法很不滿,回家后便一直鬧着脾氣,連祭祖也不肯去,長公主便讓王儇的哥哥王夙去勸說,王夙帶着自己的世子妃桓宓來勸說王儇,拉着她去了祠堂祭祖,但王儇還是不服氣,在儀式上也十分敷衍。祭祖儀式結束后的晚膳上,王儇也不動筷子,還質問王藺為什麼不讓她說出她想嫁給子澹,王夙在一旁打圓場,說得王氏女則得天下,王藺自然要慎重一些,王儇卻不信這個說法,當場離席說要去找皇帝評評理,王藺也不攔着,說皇帝正在為了邊關的事頭疼,沒功夫管她。

邊關,寧朔將軍蕭綦正帶領着將士們抗擊忽蘭軍隊,三年前朝廷頒布誥令,殺忽蘭王者,不分出身,皆封王爵,但朝中士族卻對此不滿,覺得讓一個寒門小兒封王,是侮辱了大成士族。大臣們的討論讓皇帝有些心煩,寧朔之戰關乎社稷安危,這幫大臣們卻為了蕭綦能不能封王而爭吵,皇帝一個人在書房裡下棋,王儇偷偷溜了進去,說要陪皇帝下棋,如果贏了,就要皇帝答應她一個條件,皇帝答應了。一邊下棋,皇帝一邊說著朝堂上的煩心事,王儇倒是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說就算蕭綦封王,那也是皇帝手中的一枚棋,並無什麼分別。說著說著,王儇便在棋局上贏了皇帝,王儇向皇帝討賞,要他許自己婚配自由,皇帝臉色一變,讓一旁的內侍薛道安記下,說日後不能再和王儇下棋,輸一局比輸一城還慘,話雖這麼說,但皇帝還是允了王儇的要求。很快,這消息就傳到了皇后和太子的耳朵里。太子知道此事後十分生氣,甚至放言說要自己動手把王儇搶到手。

王儇得了皇帝允諾,開心地回了自己府中,她知道自己肯定要被王藺責罵,便效仿古人向王藺負荊請罪,一番撒嬌求情,王藺也沒有捨得重罰,只讓下人王安用戒尺打她掌心五十,禁足百日。

寧朔之戰,蕭綦斬殺了忽蘭王,皇帝兌現了諾言,封了蕭綦為征北將軍,並讓他擇日回京受封為王,邊疆戰士都欣喜萬分,蕭綦讓手下宋懷恩點齊五百兵馬和他一同進京,皇城內,皇帝也準備到時候親自出城迎接蕭綦,以示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