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大結局:證據確鑿富國泰被抓

一幫官兵闖入酒樓,以聚眾謀反罪查封酒樓,劉墉他們還在酒樓里發現了一處不為人知的地方,隨即便將掌柜的抓走了。劉墉帶兵前去書院救駕,乾隆正要大怒,劉墉指出書院山長魏景元就是當年考上狀元,卻因相貌醜陋而未能入朝做官的魏一。魏一涉嫌勾結官員、貪贓枉法,結黨營私,還將乾隆迷惑於書院。程八尺的證詞,讓魏一的身份顯露無疑。十年前,他滿懷抱負參加科舉,可乾隆卻因為他相貌醜陋,讓他免除了狀元功名。劉墉還說,魏一應該是用皇上的印章窩藏了那些腐蝕的群臣名單和證物。

乾隆拿出印章,但並未看到名單,魏一沒想到名單被富國泰偷走了。現如今這大清,就連皇帝也被他們腐蝕了,劉墉點出,乾隆痴迷書法本無可厚非,但不能以之為一日三餐,動則與臣書,又則與民書,贊者雞犬升天,貶者殃及池魚。所謂忠言逆耳,劉墉一番話說得乾隆惱羞成怒,但他還是冷靜下來了。他問劉墉,富國泰是否還需要再查下去,畢竟現在掌握的證據和線索不足以動搖富國泰的根基。劉墉堅定地表示要繼續查下去,不久后他就又回到山東,而且回的是東昌府,劉墉說地下煉銀廠就在東昌府。

秦朗也跟着劉墉回到東昌府,他看着不遠處賓滿樓的項悅蓉,想走上去和項悅蓉講話,被秋夢南拉住,她說現在要先與賀子楓會合。賀子楓將查到的線索告知劉墉,最大的一處煉銀廠就在東昌郊區,他曾偷偷進去過,發現那裡被洗白的官銀不計其數。富國泰此時就在東昌府,劉墉讓賀子楓他們去查封煉銀廠,他則去會會富國泰,現在這件事也該有個了解。劉墉帶兵去到巡撫衙門,富國泰早就等着他。等劉墉過來時,富國泰已經把那些腐蝕的官員名冊全部燒毀,他還抱着一絲希望,興許這些被燒掉名冊的人還能幫他一把。

富國泰被扳倒了,劉墉與秦朗一起商量,他日後還需要回到京城處理若干事宜,所以這東昌府就只能拜託秦朗。劉墉還提醒他把話和項悅蓉說清楚,不要老是想着自己的事。金婉兒想讓秋夢南同他們一起回京城,她想讓秋夢南當自己的妹妹,也可以嫁進劉府。秋夢南表示,自己對劉墉只有欽佩之情,絕不敢對他有別的想法。金婉兒也懂了她的意思,便不再勉強秋夢南。明天就要啟程回京城,賀子楓對秋夢南十分不舍,他也提出讓秋夢南跟自己回京城,秋夢南婉拒,她一直都是把賀子楓當成親人而已。

賀子楓明白了她的意思,但不管怎樣,她秋夢南一直都是他賀子楓心中最重要的人。離別在即,賀子楓緊緊地擁抱了秋夢南,這是第一次,應該也是最後一次。山東的父老鄉親自發跟着一起來為劉墉他們送行,秋夢南不忍看到分別的場景,借口沒有來給劉墉、金婉兒和賀子楓送行。

劉墉他們踏上歸京路途,來時沒有大雪,如今離開了,山東下起了綿綿細雪,頗有一種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的意境。富國泰已然被扳倒,山東老百姓的日子應該會越過越好,劉墉與秦朗、秋夢南他們,有緣也終是還會相見的。

全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