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第44集:劉墉發現贓銀的用處

金婉兒與乾隆一起下棋,他到旁邊喝了一口茶,金婉兒偷偷把他的相拿走丟給劉墉。皇上發現自己棋局上的相消失不見,便詢問起金婉兒。乾隆看到在一旁跪着的劉墉,心知這是一種暗喻。劉墉就像是皇上手中的相,皇上認為沒了相也可以勝此局,劉墉娓娓道來,一個相的確沒什麼,但如果沒了相,那馬和車都會沒用了,也就影響了整盤棋局的走向。乾隆沒再說什麼,讓金婉兒和錢公公先離開,他與劉墉單獨談話。

劉墉問他因何原因不查辦富國泰,乾隆說這事關皇家臉面。劉墉很擔憂,如今朝廷上結黨營私、徇私舞弊的現象越發嚴重,而山東更是民不聊生,所以他想為乾隆分憂。乾隆一聽就知道他是查到什麼線索了,劉墉則坦言,他已經查到富國泰團伙將貪贓的銀子全部運往了京城,現就藏在京城的大大小小十幾家錢莊里。劉墉的話也讓乾隆下定了決心,他私下將劉墉官復原職,賜兵符,密查富國泰的罪證。

葛春、項武跟着一個行蹤詭異的人進了山,但沒曾想把人給跟丟了。秦朗攔住給國丈送信的人,拿回富國泰寫給國丈的信。劉墉非常高興,這封信就是富國泰貪贓枉法的鐵證。安插在永盛錢莊的秀才張,讓秦朗傳回他所查到的線索,劉墉又讓秦朗去告訴秀才張,讓他把永盛錢莊的賬本備份一份抄回來。金婉兒和秋夢南藉著存金子的由頭,再次去到永盛錢莊,在秀才張給她們倒茶的時候小聲叮囑他抄賬本。

抄回來的賬本沒有什麼異常,劉墉陷入死衚衕,可他還安撫大家先去歇着,他一個人在屋內思考了一夜。第二天,有人來報說六王爺不見了。劉墉像是被點醒了一樣,六王爺一定是因為被什麼吸引了,那他就去鳥市找六王爺,屆時,跟蹤着劉墉的人也會出現在鳥市,到時候他就等着這些盯着他的人露出馬腳。他今天去鳥市,看似是調查線索,實則是給國丈大人來了一招投石問路,富國泰很無奈,估計此時家父應該給劉墉把路指明了。

秦朗發現一個專門烹制魚的酒樓很奇怪,他回來將線索告訴劉墉,劉墉當即和他去到這個酒樓。這裏專門做魚宴,有很多的雅間,劉墉一間間地看了一遍,注意到雅間上的小木牌已經被人悉數取了下來。富國泰早就偷偷回了京城,他在雅間外不遠處,將劉墉和秦朗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葛春和項武設計,在礦工背着的背簍里裝了炸藥,礦工果然被炸了,慌忙跑了出來。

賀子楓從他口中得知昨晚上煉銀廠的人已經全部撤走,他們將銀子分成三車,已經在運回京城的路上。賀子楓立即帶人前往攔截,成功攔截了這三輛運送贓銀的馬車。書院老闆魏景元與富國泰也有關係,得知魏景元背着他做了一些事,富國泰勒令他立即停手。劉墉和大家講述自己的分析,酒樓里的魚池、鳳屋、熊山、虎廳分別對應賣魚的酒樓、胭脂鋪、古玩店和大澡堂子,魚池用來拉攏王爺的地方,鳳屋用來拉攏後宮妃子,所有贓銀應該都花在了這些地方。上至皇親國戚,下至丫鬟太監,都淪陷了。

除了利益與威脅之外,還有什麼能讓人屈服的。劉墉現在明白了,培養習慣、投其所好,使之產生依賴,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奴隸,為人所用、為人所驅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