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劉墉追案,第39集:富國泰從京城回到登州

劉墉追案,第39集:富國泰從京城回到登州

李元真的突然死掉,讓劉墉意識到他們又牽扯到了另一樁與富國泰無關的大案當中。聯合此前前往萊州時遭到伏擊,劉墉明白從踏入登州開始,他們就進入了富國泰的圈套,而鐵龍的供詞,應該也是有人提前授意,目的就是為了引他們出登州,好讓人在登州外設伏。另一邊,富國泰的手下賈德才代任登州知縣,他新官上任三把火,開堂審判案犯李德明,判他秋後問斬。

劉墉回到驛館,與賈德才見面,連番幾個問題問得賈德才慌亂不已,無意中也就說出富國泰回了京城。至此,富國泰的意圖已經一清二楚,他肯定是要回到京城請聖旨調劉墉回京城,這才留下一個賈德才盯着他。秦朗今天一天都沒見到人影,他在外面走着,發現自己被人跟蹤,他猜想到可能與劉墉所查之案有關。賀子楓夜裡給梁士謙、周連才等官員製造小惡作劇,還往賈德才被子里放了老鼠,當晚他們鬧得雞飛狗跳。

劉墉讓秋夢南對外放出消息說王炳忠醒了,這樣一來他們會變得很危險,所以就需要賀子楓和秦朗配合做局。賈德才被賀子楓逼急了,他以要在驛站辦公為由,帶人搬進了驛館,並且要按照他的要求來調整房間。金婉兒並未阻止,她讓尹慶兒按照賈德才的安排來布置房間。劉墉現在是個閑逛的官員,也沒有權利管驛館的事,索性就讓任由賈德才這麼干。劉喜兒買了一處宅子,可轉眼左捕頭就以這家主人有盜竊嫌疑為由,將這裏的宅子封掉。

公孫宇夜裡想刺殺劉墉,但沒想到躺在劉墉床上的人是秦朗,他們早就做局,就等公孫宇跳進來。第二天,劉墉明確和賈德才表示,他是朝廷命官,巡撫衙門的公孫宇居然想刺殺朝廷命官,這件事要是傳到京城,是否連累到富國泰也不一定。劉墉一行人作勢要準備離開登州回到京城,與富國泰迎面遇見,兩隊人馬起初並不相讓。劉喜兒說服日昌錢莊的掌柜把錢先借給他,然後劉喜兒押着幾箱子錢走了。

直到賈德才前來,富國泰這才下馬車向劉墉請安。劉墉故意咳嗽,過來好一會兒才悠悠掀開簾,看到富國泰后故作訝異的樣子。富國泰亦與之演戲,得知公孫宇要刺殺劉墉,富國泰不由分說就讓人當街將公孫宇給斬首示眾,然後用理由將劉墉留在登州。後來回到驛站,賈德才發現劉喜兒沒走,趕緊將這件事告訴富國泰。富國泰於是也想明白了,劉墉用所有精力投入到富國泰為他安排的圈套中,暗地里卻讓不起眼的劉喜兒去查日昌錢莊。

很快,富國泰就迅速讓人查封了日昌錢莊。最近秦朗總不對勁,秋夢南注意到后一直跟着他,賀子楓也跟着秋夢南出去,王炳忠在此時醒來,沒有任何人知道。秦朗被秋夢南撞見手裡拿着一封信,他不得已想甩開秋夢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