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第19集:劉墉放過鎮山虎

劉墉帶着災民們進城,看着他們一個個都喝上了粥,劉墉這才與袁長春搭話。袁長春哀求他去府中勸說李爾多,他現在正在絕食。金婉兒他們都認為劉墉不應該去,但劉墉還是決定要去,他倒要看看這李爾多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剛進入府中,劉墉就看到李爾多跪在地上向他求饒,旁邊還跪着他的妻兒。李爾多的妻子看到劉墉進來了,趕緊哀求他放過李爾多,劉墉讓人把李爾多的妻兒帶出去。

李爾多向劉墉承認錯誤,搬出家境貧寒、母親雙手殘疾等事,以期求得劉墉的同情。劉墉心善,表示不會在朝廷上參他一本。李爾多說賑災糧被搶,罪魁禍首是土匪鎮山虎。金婉兒問及賀子楓的去向,七彩說秦朗把他叫去喝酒了,說是排憂解悶。此時的賀子楓和秦朗的確在酒館喝酒,賀子楓覺得自己這次丟人,想在秋夢南面前找回一些面子,為此他還求助秦朗,向他討教該怎麼追姑娘。秦朗十分為難,他沒有經驗。

項武傷勢痊癒,和葛春一同回到臨清州,金婉兒讓他們先下去休息。劉墉獨自去牢里審訊鎮山虎,他不承認這次偷搶了賑災糧。劉墉一番詢問,得知上次射自己箭的人竟是他。他之所以想殺劉墉,是因為徐五的門客鐵腳李是自己的弟弟,鎮山虎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看到他被劉墉手下的秦朗給害死了,自然是氣不過。鎮山虎還坦言,當時他確實是想一箭殺了劉墉,但奈何他良心上過不去。

劉墉再次確認賑災糧不是他搶的,便將他們之間的私仇恩怨一筆勾銷,還把鎮山虎給放了。秦朗將賀子楓帶回,他自己也喝得醉醺醺,但好歹還清醒些,他把醉得不省人事的賀子楓安頓好就離開了。七彩好心給賀子楓擦掉衣服上和臉上的污穢,沒想到賀子楓酒後吐真言,喊着秋夢南的名字。劉喜兒過來照顧賀子楓,也聽到了他嘴裏喊着秋夢南的名字。第二天,賀子楓醒來,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晾曬好,他竟然還埋怨說他這件衣服不能這麼曬,不然會脫色。一旁的七彩聽了以後心情不快,進了屋子。

秋夢南得知昨晚賀子楓喊着自己的名字,她明確告訴七彩,自己並不喜歡賀子楓。聞言,七彩喜笑顏開。有小孩送來一封書信給劉墉,上面寫着有人將一批賑災糧偷偷運送出城的線索。按照書信里的地圖,劉墉和秦朗去到臨清州的官府糧庫,但還沒等他們查個究竟,李爾多就帶人來攔住他們。劉墉不好硬闖進去查看,只得帶着秦朗離開。而在離開后不久,他讓秦朗偷偷進入這裏的糧庫查探,秦朗回來告訴他,糧庫里的餘糧極少,也沒有任何官銀,根本不足以支撐二十天的施糧施粥。

劉墉假裝成外地來的商人,在糧庫附近詢問租宅子的事情,一個婦女告訴他們,這附近有一個鬼宅,是糧倉南面的那處宅子,她建議劉墉千萬不要在這裏租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