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第12集:劉墉手臂中箭受傷

劉墉騙劉喜兒去買包子,自己很快跑了。劉喜兒苦着臉回去找金婉兒,她罵劉喜兒活該,誰讓他給劉墉打掩護。秋夢南一直不遠不近地跟在假扮成算命先生的劉墉身後,劉墉拗不過她,只好讓她與自己前往臨清州,一路上兩人以師徒身份相稱。賀子楓查到秦朗帶着幾名捕快前往臨清州,他將這個消息告訴金婉兒,金婉兒也決定前往臨清州。秦朗和葛春、項武剛進入臨清州,就看到這裏餓殍遍野,有不少食不果腹的難民,秦朗讓葛春和項武和食物都給他們。

秦朗讓葛春去找有馬廄的客棧,而不是去驛站,在沒摸清安小海底細之前,秦朗知道不可暴露他們自己的身份。臨清州的李大人亦得知劉墉的捕快來到了臨清州,他讓人派袁長春去查清他們此行的目的。前往臨清州路途遙遠,劉墉和秋夢南先夜宿客棧,然客棧只剩下一間房,兩人只得同住一間,老闆也是嘴碎的人,覺得劉墉是個老色鬼。劉墉聽到了他說自己的話,立刻瞪着眼罵回去。安小海是安四海的兒子,而安四海管着四海糧行,所以秦朗讓項武盯着四海糧行,看是否有安小海和安四海的下落。

劉喜兒擔心劉墉,他收拾包袱也要前往臨清州找劉墉。李大人讓人去調查的事情有了結果,於是他讓人一定要趕在劉墉之前找到安四海。金婉兒帶着賀子楓來客棧劉墉,結果從店老闆口中得知昨晚劉墉和秋夢南睡同一間屋子,今早一個時辰前,他們已經離開這裏,金婉兒氣急敗壞。此時,劉墉和秋夢南走山路前往臨清州,山上一人竟朝着劉墉射出一箭。第一箭沒有射中劉墉,第二箭射中了他的胳膊。不過看得出來此人沒有真的想要劉墉的命,他第三箭沒有射出,轉身離開了這裏。

箭簇要及時拔出,不然有感染的可能性。秋夢南一邊和劉墉講話,轉移他的注意力,一邊幫他拔出箭。後來劉墉仔細一想,如果是官府的人對他們行刺,他們現在早就被射成篩子了。可這人是誰,為什麼要行刺劉墉。劉墉倒想得明白,只要是秉公斷案,難免會得罪人。劉喜兒也在前往臨清州的途中,他好不容易拿來的吃食,都被餓得前胸貼後背的難民給搶完了。項武在臨清州的街上盯着四海糧行的門口,看到百姓因為四海糧行的米漲價而不滿,他湊過去看了一眼。

四海糧行的人欺行霸市,揪着項武一頓打,項武不好暴露自己的身份,眼見着就要被衙門的人給抓回去。項武發現捕頭是袁長春,項武便與他拉近關係。袁長春帶他去酒樓吃東西,從項武口中套出了不少話。項武喝得醉醺醺地回來,秦朗將他罵了一頓。自從在路上看到了血跡,金婉兒就很擔心劉墉,她在客棧坐立不安。劉墉帶着秋夢南來到客棧,金婉兒看到他受傷,沒有與他生氣,而是給他處理傷口。

項武躺在床上的時候,袁長春帶着兩個捕頭過來抓他,二話不說將他抓到牢里嚴刑拷打,他一再逼問項武是不是真的和秦朗鬧掰了。項武說了實話,可他還是繼續拷打項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