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第9集:賀子楓回京城報信

秦朗不滿一直被索倫圖這麼圍着,劉墉說當務之急是把徐五的嘴撬開。賀子楓擔心索倫圖再有動作,會威脅到金婉兒的安全,提議讓她回京城,可金婉兒之一要跟着劉墉留在這裏。劉墉安排賀子楓和秦朗輪班保護好徐五賀子楓雖不太明白他這麼做的用意,但還是按照劉墉的安排去做。臧大人一直見不到富國泰,他決定親自去巡撫衙門,就是睡在那兒,今天也一定要見到富國泰。

賀子楓將一把匕首送給秋夢南,讓她作防身之用。臧大人終於見到富國泰,他知道臧大人是為索倫圖派兵圍府衙一事而來,他讓臧大人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劉喜兒給劉墉準備了一桌小菜小酒,聊到該怎麼讓徐五開口。他們從達哈蘇口中得知,三年之內,徐五殘害五條人命。利用這一點,劉墉直接在牢里審訊徐五。劉墉讓秦朗作勢要把徐五拖下去砍了,徐五終於害怕,他說自己有話要對劉墉說,而且是單獨對他說。

索倫圖在賓滿樓吃飯,與下人說劉墉是他的死對頭,似乎索倫圖已然對劉墉起了殺心。門外的老闆娘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徐五告訴劉墉,他手中有很多山東官員的黑賬目本,很多官員的黑色收入,以及地下錢莊的往來,徐五手裡都有一個清晰的賬目。在確認劉墉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之後,徐五讓人把紙筆拿來,他要寫下索倫圖的所有罪狀。這邊,索倫圖的兵依舊駐紮在賓滿樓,吃飯喝酒的比比皆是,項悅蓉則在樓上彈琴。

賀子楓領了重要任務,他要帶着證言和證據衝出重圍,這一去危險重重。賀子楓走後,劉墉讓人讓七彩和秋夢南去和格格一塊兒,所有的衙役和捕頭則被派往大牢,現在看來,劉墉他們要和徐五同生死、共存亡了。索倫圖得知賀子楓出了府衙,趕緊派人去追。他自己也換上便裝,從側門進入東昌府,給劉墉帶去不少新鮮的米面蔬菜。索倫圖先是跟劉墉示弱,劉墉也頗有禮貌地與他禮尚往來,可劉墉還是嚴詞拒絕索倫圖。索倫圖無奈離開,劉墉讓劉喜兒把他帶來的食物全部丟出去。

賀子楓一路趕回京城,富國泰的父親去找了和珅,他想問問和珅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讓富國泰躲過這一劫,如果山東出事,富國泰作為山東巡撫,是絕對脫不了干係的。和珅勸說富國泰的父親待着,等候宮裡傳來的消息。賀子楓將證據和證言遞交給乾隆,乾隆卻並未表態,而是讓賀子楓下去喝參湯。索倫圖讓人查了一清二楚,得知項悅蓉的弟弟項武在東昌府裏面當捕頭,他讓人偷偷拿來項悅蓉的一隻耳環,差人拿耳環進入東昌府給項武看,威脅項武當內鬼給他們辦事。

項武很為難,他為人膽小,但又不可能置姐姐項悅蓉於不顧。在秦朗安排人手時,項武以肚子不舒服為借口要守在外面,但秦朗還是讓他守在大牢里保護徐五的安全。臧大人從濟南前往東昌府,索倫圖一開始以為他是給自己帶文書來了,不曾想臧大人是來阻止他,讓他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