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索倫圖將劉墉圍困在府衙

徐五被抓,索倫圖為難劉墉,要不是金婉兒趕到,索倫圖早就拔刀搶人了。金婉兒不明所以,她好歹貴為格格,劉墉是皇親國戚,索倫圖怎麼會為難劉墉。劉墉不樂意金婉兒這麼說,因為久而久之,別人會以為劉墉拿夫人來當擋箭牌。牢獄中,劉墉繼續審訊徐五,他依舊囂張地表示,在山東這個地方,所有官員到了這兒,甭管官大官小,都得吃他徐五一頓飯。劉墉也沒被他唬到,他說索倫圖倒是來為徐五求情,所以他知道徐五手上一定有索倫圖的把柄,不然索倫圖不會這麼費心費力地幫徐五。

徐五想用錢賄賂劉墉,劉墉不在意,他要和徐五合作,講完合作的條件后,劉墉讓徐五自個兒琢磨。索倫圖得知徐五被抓,怒氣沖沖,手下人提議將徐五救出,索倫立刻答應。另一邊,劉墉分析,徐五是他們打開山東這些案子的重要線索,他們要見招拆招。當晚,索倫圖派的黑衣人來到府衙,賀子楓和秦朗早有準備,抓到了兩個軍士。這兩個軍士嘴硬,不肯說是誰派他們來的。劉墉讓賀子楓和秦朗把這兩個人留下,等索倫圖來要人。果不其然,第二天,索倫圖就氣急敗壞地下令把東昌府團團圍住,逼劉墉放人。

他讓人把那兩個軍士射死,污衊他們是響馬,並借口要保護劉墉和金婉兒的安全,派兵將府衙團團圍住。在這種局勢下,劉墉不便與他發生衝突,只得默認讓索倫圖派兵圍住府衙。此後,索倫圖徵用賓滿樓,駐兵都留於這兒,老闆娘項悅蓉十分會看人臉色,答應讓他們徵用賓滿樓。金婉兒不知如何是好,她想直接出去用火銃殺了索倫圖,劉墉自然不同意。他了解索倫圖,如果金婉兒一旦出去,索倫圖以後會以保護她的借口,將她軟禁起來,繼而派兵闖進府衙中搶人。

這次索倫圖的確膽大包天,不過也讓劉墉明白,徐五對索倫圖一定很重要。大人得知索倫圖圍東昌府,直罵索倫圖是莽夫。他也在想會不會是富國泰暗示索倫圖這麼做的,但思來想去,富國泰不像是這麼莽撞的人。劉喜兒想了一個辦法,眾人在府內搜羅一群武器,集結一群家丁,準備進行突圍。索倫圖下令,一旦有人從府衙內出來,要一個個把他們射死。賀子楓阻止這些要衝出去突圍的人,與秦朗發生爭吵,後來劉墉來了,讓人把府衙大門關上,任何人都不許出去。

索倫圖的手下將猜測告訴他,劉墉關起門來,可能是想撬開徐五的嘴。一旦徐五招供,那他們就全完了。索倫圖仔細一想,覺得徐五應該沒那麼大膽量。項悅蓉上來送東西,被索倫圖的手下嚴厲呵斥,索倫圖見狀阻止,他說自己叫項悅蓉上來送東西的。項悅蓉看着被圍得水泄不通的府衙,隨口說句裡邊的人該怎麼吃東西,索倫圖就問她,裡邊是不是有她牽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