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賀子楓被黑衣人用毒蜂蜇傷

達哈蘇去賓滿樓找秦朗說事,可他好似不太領情。達哈蘇不明白劉墉為什麼要讓秦朗回知府當差,劉墉也沒有說原因。項武的姐姐在賓滿樓宴請秦朗,希望秦朗能回到酒樓,畢竟當初這家酒樓是秦朗和大哥一起辦成的,於情於理,秦朗都應該回來。在兩個小弟,和嫂子的勸說下,秦朗默認回到酒樓。有天夜裡,劉墉和劉喜兒一起出門,他知道賀子楓會跟上來,也沒有理會他。二人悄悄在寡婦的牆頭查探,果然讓他發現了不對勁。

劉喜兒不明所以,劉墉說他在捉姦,而且是給死人捉的。果不其然,姦夫剛走,這女子就在院子里燒起紙錢,通常來說,紙錢是在上路的時候燒的,她在院子里燒紙,說明她心裏有鬼。劉墉之所以知道不對勁,是因為第一次見到這個婦人的時候,她外面雖穿着孝服,但裏面卻穿着紅兜兜,顯然是不對勁。在回去的路上,天空響起驚雷、出現閃電,劉墉和劉喜兒趕緊回去。賀子楓一直緊隨其後,無意中看到了一個戴着白面具的黑衣人。敏銳的直覺讓賀子楓覺得此人不對勁,遂跟了上去。

兩人在民房打鬥,戴面具的人顯然不是賀子楓的對手。不過此人有一個利爪武器,鋒利尖銳,利爪所到之下無完卵。只是賀子楓畢竟是武功高強的帶刀侍衛,使出刀法后,此人很快落於下風。眼見打不過賀子楓,他就起身跑了。另一邊,劉墉差人在那個寡婦家門外搖晃靈幡,劉喜兒則裝神弄鬼。寡婦膽小,嚇得跪下,她打算把實情全部說出。劉喜兒突然轉身,驚嚇之下,這個寡婦昏倒過去。賀子楓對黑衣人窮追不舍,但他突然意識到不對勁,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眼前一片模糊。

黑衣人想趁機殺了他,沒想到被秦朗中途阻攔。黑衣人跑掉了,秦朗回頭看了一眼賀子楓,還是沒有追此人。公堂之上,民婦黃愛玉拒不承認,劉墉叫出證人劉喜兒,但黃愛玉不僅不承認,還指出劉喜兒是劉墉的家僕,上次與劉墉見面的時候,劉墉欲調戲她。黃愛玉顛倒黑白的能力,不得不讓劉墉折服,他問黃愛玉敢不敢讓官府的人開棺驗屍。公堂之外的民眾紛紛覺得這樣不妥,閑言碎語就傳出來了。話說到這份上,劉墉只得硬着頭皮帶人去墳地挖出棺材驗屍。

賀子楓被秦朗救下,次日醒了過來。秦朗拿出毒蜂的屍體,詢問他昨晚看到了什麼。聽完賀子楓的敘述,秦朗不免疑惑,賀子楓說的這些場景他都沒見過,可能是因為賀子楓被毒蜂蜇傷,所以出現了幻覺。他們說話間,聽到外面的吵鬧聲,聽說劉墉似乎要開棺驗屍。此時,棺材已經被挖出,秋夢南上前開棺驗屍,劉墉叮囑她要小心。棺材打開了,黃愛玉心虛不已,哭着說耿大命苦。眾人往前一看,棺材里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什麼耿大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