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追案,劉墉被貶為東昌知府

這幾天秋夢南一直窩在房裡畫毒蟲,但一直畫不像。她覺得秋雁飛的死有很大蹊蹺,種種跡象都表明秋雁飛不可能會被淺水缸淹死。而且平時秋雁飛身體一直很硬朗,卻在複檢蔡永昌的兩個兒子屍體時突然癱瘓,她覺得這些事情都不簡單。此外,水缸上還留下秋雁飛寫的一個“蠱”字,或許這字背後有線索。東昌府案遲遲破不了,乾隆在朝廷上詢問各位大臣該如何解決這件事。和珅認為,要對破案不力的官員嚴懲不貸,六王爺為劉墉求情,乾隆變臉,呵斥他放肆。

和珅將所有責任都推卸到劉墉身上,提議將劉墉貶為庶民,永不錄用,罪罰之重,讓六王爺背後冷汗直冒,但他不敢再說些什麼。其他官員也紛紛同意和珅的建議。皇帝便暫時革除劉墉所有官職,等候發落。六王爺倒是看得開,劉墉小命留下了,貶為庶民也沒什麼大不了。金婉兒很了解劉墉,他肯定不願意被貶為庶民,她作勢又要放生六王爺的鳥,六王爺這才答應幫劉墉。六王爺說,或許皇太后可以讓皇上改變主意。皇上同意讓金婉兒去山洞,並且讓賀子楓隨行,保護金婉兒的安全。

七彩得知金婉兒要去東昌府,她是東昌人,也想跟着金婉兒一起去,金婉兒答應帶她一起去。公里的錢公公提前把皇上的修改旨意的事情告訴和珅,和珅很大方,他賄賂了錢公公,錢公公喜笑顏開,答應說以後宮裡有什麼事,他一定儘快告訴和珅。皇上答應讓金婉兒去山東找劉墉,賀子楓說六王爺還派了自己與金婉兒一同前往。錢公公去山東傳聖旨。由於劉墉沒能在規定的期限內破東昌府一案,皇上下旨革去他欽差大臣及本監各職,留戴罪之身,官降數級,貶為東昌知府繼續查此案,以期戴罪立功,勿負皇恩。

末了,錢公公還從劉墉那兒拿了一個寶物,劉墉讓他回去的時候再打開。回去途中,錢公公打開了這個裝有寶物的盒子,結果這寶物竟然是幾包菜,氣得他臉色鐵青。劉墉被貶為東昌知府,富國泰有些同情他。他表示剛才錢公公說的話都是胡說,以後劉墉不用看自己的臉色行事。秋夢南作為東昌知府的仵作,她前來報到,想拜劉墉為師,跟着他一起學斷案。說著說著就跪下來拜師,劉墉趕緊把她扶起來,不料這一幕剛好被來到東昌知府的金婉兒看見,她眼中滿是震驚和怒火。

事後,劉墉跪着,撒了個謊騙過金婉兒。他說富國泰瞧上了秋夢南,秋夢南不願意,這才想出拜師的法子,劉墉也不忍讓她被富國泰帶走,所以才收她為徒弟。金婉兒相信了他,氣立刻消了。劉喜兒心疼劉墉被貶數級,劉墉覺得感動又好笑,他自己覺得官大官小都沒關係,關鍵是能為民做事。兩人喝完酒出來,劉墉看到一個穿着喪服的婦人朝着衙門燒紙,便撇下劉喜兒,過去看了一眼,竟意外看到此婦女雖身着素衣,可她卻穿着紅兜,劉墉心裏的疑惑更加濃厚了。